陳俊庭來到了16樓,四下是一片漆黑,原本應該是明亮的賣場,現在是空無一人的荒涼,循著不會動的電扶梯,他開始逐層的搜尋;長期處在緊張情緒,讓感官變得敏銳,一點點的聲響,都會吸引注意,但是長久下來也是很吃不消的,陳俊庭在8樓時,不得不休息一下,當他席地而坐時,突如其來一陣嘔心的感覺,讓他差點吐了出來,陳俊庭深呼吸了幾下,拿著手上的USP繼續往樓下走,由他一路上的觀察,看來這邊所有的人都已經被集中到樓下去了,隨著越接近樓下,一股嗡嗡的人聲越加清晰。

馮震的車子直接開到了機場的跑道邊,三架滿載全副武裝維安特勤隊員的空中勤務總隊AS365海豚型直昇機已經升火待發,旋翼所引起強大的向下氣流吹亂了馮震的頭髮,他奔向其中一架沒有副駕駛的直昇機,直接坐進了駕駛艙,他戴上了座艙內通訊用的耳機後,三架直昇機便立即升空,他們在空中盤旋了半圈後,便朝著新亞大樓飛去,鳥瞰夜裏的台北市區,只見到處都是移動的車燈和建築的燈火,不過馮震可沒心情欣賞這些,他現在要親自帶著這批兄弟把大樓給奪回來。

夜幕低垂,新亞大樓仍是暗淡無光,警方請消防局調來了照明車,來協助現場照明,只見二輛消防局照明車分別將15000瓦的強光投射到大樓建築上,讓整棟大樓看起來比白天還要來得亮;第二輛V-150S輪式裝甲車已經整裝待發,隆隆的柴油發動機讓地面微微震動,「出發」維安隊長下達指令,這次V-150S的駕駛事前已經得到指示,一但開入封鎖線內,就要加足馬力,用最高速率衝到百貨公司的門口,讓樓上的反裝甲武器不及反應,另外,特勤隊亦部署了狙擊手,他們共兩組四人,待命位置就在指揮所附近,期望能夠在歹徒發動反裝甲武力時,先行解除其武力。

瘋狗雖然在五樓內,但是消防局照明車的強光仍舊穿透玻璃,照得瘋狗看不清現在廣場外頭的情況,也就在這個時候,V-150S輪式裝甲車的駕駛踩足了油門往百貨公司的門口衝去;在地下停車場外待命的特勤隊員,也是在同步下,向車道前進,刑事警察局偵五隊的防爆專家也配合其中,負責拆除地下停車場車道上佈置的寬劍地雷;瘋狗在凝視強光的片刻中,瞥眼見到了V-150S前進的影子,他馬上拉著一旁的手下,開始對著樓下的裝甲車開火
「快,別讓他們接近」瘋狗喊道
一名歹徒迅速得拿起RPG-7並替它裝上了火箭彈,但是他受限於強光的遮蔽,以致於不知道要往哪裏瞄準
「狗哥,要打哪裏」
瘋狗正惱怒這些強光妨礙視線,反正一不做二不休
「先打那輛有探照燈的大車」
強光中見不著火箭彈發射出來的尾燄,但是當照明車被擊中爆炸時,強光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沖天的火光和爆炸聲
「看到了,快」瘋狗在強光消失時,見到已經逼進了的裝甲車
一枚火箭彈擊中了疾駛的裝甲車的後方,接著又是一枚失誤沒有擊中,V-150S以88公里的最高時速衝入了百貨公司大門前,駕駛煞車不及還撞碎了門上的落地玻璃,此時原本就在大廳的歹徒開始向裝甲車射擊,V-150S的車側艙門開啟,幾名維安隊員衝了出來,一方面朝大廳內射入催淚彈,一方面操作著裝甲車前方的絞盤,他們把鋼繩穿過玻璃門外的鐵門後,便交替掩護著從車側艙門又上了裝甲車。

「快,他們就在下面」瘋狗指揮著
那名操作RPG-7的歹徒,從五樓窗檯的射口探了半個身子出去,想要射擊下方的裝甲車,這個舉動讓警方特勤隊的狙擊手有了發揮的機會,一顆7.62公釐的彈頭以每秒868公尺的槍口初速,從H&K廠製的PSG-1狙擊槍中射出,在500公尺外的夜色中,向著歹徒飛去,也是剛巧,這名歹徒一個踉蹌重心不穩,子彈沒有招呼到他頭上,窗沿上被擊中的玻璃碎片灑了下來,瘋狗意識到在黑夜裏有狙擊手,他馬上把他的手下拉了回來;狙擊手從瞄準鏡中發現自己沒有命中目標,而目標竟躲入射口內,讓他無法瞄準,但是他很快就看到瞄準鏡中,那原本漆黑的樓層突然閃出強光,接著一道微細的光燄朝著….朝著自己奔來,觀測手已經爬了起來,拉著狙擊手起身往後便跑,原來瘋狗把手下拉進來後,教導他在室內對著疑似狙擊手的位置發射RPG-7,好在特勤隊員閃得快,不然倒是被歹徒反狙擊了。

V-150S輪式裝甲車首的絞盤可產生最大4536千克的牽引力,現在它開始絞動著,百貨公司的鐵捲門也開始被拉扯破壞變形,門邊那些寬劍地雷的絆鎖,都受到了觸發,現在同時引發爆炸,飛散的鐵珠打上了V-150S的裝甲,車內的人員是毫髮未傷,大廳內的人質被這些接二連三的爆炸和槍聲弄得情緒早已接近臨界點,再加上維安特勤隊發射的催淚彈,雖然這不會致命,用意也只是要減弱歹徒的反抗能力,但是人質的情緒現在終於爆發崩潰,每個人都只想要逃離這個地方,於是他們往後方或是循著電扶梯往樓上逃竄,任大廳中的歹徒如何恐嚇他們都沒有效果。

陳俊庭被五樓RPG-7發射火箭彈的聲響給吸引住了,他悄悄摸了下樓,剛好看到歹徒對著警方狙擊手發射,接著又裝填了一枚火箭彈,陳俊庭乘歹徒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窗外時,他看準了幾個可以做為掩蔽的貨架,於是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歹徒並沒有發現到他,現在陳俊庭越來越靠近毫無防備的他們,這就像是平日常訓打靶一樣簡單,陳俊庭站起身來,對著手持RPG-7的歹徒連開五槍,裝了滅音器的USP手槍只發出了幾聲噗噗的聲響,中槍的歹徒就這樣一點預警都沒有得倒了下來。
瘋狗見到他的手下突然身上冒血倒了下來,一時之間有些詫異,但是他馬上會意過來,瘋狗上前順手拾起了那支RPG-7,一轉身就看到陳俊庭在15公尺處持槍指著自己,瘋狗下意識的扣下RPG-7的板機,火箭彈向前奔去,陳俊庭只來得及開了一槍,接著便往前一個翻滾,火箭彈擊中了一個貨架,爆炸使得一堆物品和金屬還有一大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四散紛飛,掉落的玩意砸得陳俊庭暗暗叫苦,瘋狗的臉頰被子彈擦傷,他們兩人都被這近距離的爆炸給震撼到了;陳俊庭掙扎著爬了起來,他甩了甩仍處在爆炸巨響耳鳴中的腦袋,卻見到瘋狗拋開了RPG-7往一旁跑去,陳俊庭立即追了上去,但是隨即便停下了腳步,並且轉身要跑離現場,原來瘋狗去拾起了AK-47,一轉身就發射了一串子彈,陳俊庭又是狼狽得往一旁滾去;瘋狗開槍的槍火,短暫得閃亮了五樓窗口邊的情狀,剛才被火箭彈攻擊的特勤隊狙擊手,這下可是要把這口鳥氣給討回來,HERDSILDT 6X42毫米望遠式瞄準鏡中的十字準星對準了窗邊那個手持AK-47掃射的歹徒,那傢伙一定不是好東西,狙擊手開槍了,這次PSG-1狙擊槍把7.62公釐的彈頭準確得送給了瘋狗,但是仍舊有些偏差,子彈沒有鑽進瘋狗的腦袋,卻往下偏了一點,陰錯陽差得打中瘋狗開槍的右手,AK-47的槍柄被打碎後,整支槍落了下來,瘋狗驚訝得看著自己的右掌化為一團肉泥飛散開來;現在輪到陳俊庭站了起來,他持槍指著斷掌的瘋狗慢慢靠近
「不許動,警察」陳俊庭喊道
此時瘋狗突然回神過來,表情猙獰,語帶哭聲「我….我的手….」
「投降吧,我可以先幫你止血」
瘋狗回過頭來看著陳俊庭,他聽著樓下吵雜的人聲和駁火的槍聲,似乎知道自己大勢已去,為什麼在警方這次攻堅時,上尉他們不見了,為什麼不來支援,難道…瘋狗想到這裏時啞然一笑,他乘著陳俊庭走近時,突然從身上摸出一枚手榴彈
「操你媽,死警察,我要跟你同歸於盡」瘋狗用嘴咬去了手榴彈上的插踃
陳俊庭一見此狀,當場連開三槍,但是瘋狗中槍後並未中止他的動作,反而用他斷掌的傷肢抱住了陳俊庭,眼看瘋狗就要放開手榴彈的保險拴,陳俊庭立時放開了手上的槍,握住了瘋狗握著手榴彈的手,不讓他放開,但這是瘋狗的垂死掙扎,他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就是要陳俊庭跟他一塊死;陳俊庭用勁一抖,竟然沒法甩開瘋狗,當下左手往對方斷掌的傷口用力一抓,瘋狗在慘嚎之下,握著手榴彈的手掙脫了開來,保險栓彈了出來劃過陳俊庭眼前,這下子陳俊庭急了,他仍扣住瘋狗的雙手,但是卻推著對方往窗台邊疾衝,接著猛一停頓,藉著前衝之勢再加上自己往瘋狗身上發勁一靠,瘋狗從窗邊飛了出去,他在下墜途中絕望得叫著,不到2秒的時間,在三樓左右的位置,手榴彈爆了開來,瘋狗成了一團血霧肉泥,一部分四散而去,一部分和較大的殘肢落了下來,剛好灑在維安特勤隊的V-150S輪式裝甲車上。

陳俊庭聽著樓下逐漸減少的槍聲,知道維安特勤隊已經漸漸在控制場面了,從地下停車場攻上來的特勤隊員發揮了奇襲的功效,讓大廳的歹徒首尾不能相顧,現在陳俊庭開始往上爬著樓梯,他要回到16樓去搭乘電梯,他心想,今天自己這樣爬上爬下,應該不會比爬一座大山來得輕鬆吧。

三架AS365海豚型直昇機來到了新亞大樓的上空,準備要將特勤隊員由頂樓釋出,但是由於高樓邊的氣流不太穩定,所以在滯空時,駕駛員都是隔外注意,不過這些還不是會讓他們緊張的東西,真正恐怖的是樓邊的一具洗窗機,靠著在樓頂周圍的軌道可以四處移動,別看它沒什麼,只是吊掛籠籃到外牆去清洗玻璃圍幕,但是它的兩隻高懸出來的吊臂,只要直昇機隨便碰到了一個,那就是會機毀人亡的,現在直昇機一架來進行作業,它們首先要對準角度切入,以閃避洗窗機的吊臂,然後再從機腹中拋出繩索;特勤隊員紛紛從機腹中攀降至頂樓,24名隊員都到齊後,便由頂樓開始往樓下逐層清理,現場上空除了留有一架做空中指揮之外,其餘兩架直昇機則返回松山機場駐地,而馮震自然是留在空中做第一手的指管。

陳俊庭好不容易走到了16樓,他進了電梯直接按了32樓的按鈕,現在應該是去取回行李袋和接回張倩云的時候了,電梯在32樓開啟,陳俊庭出了電梯要去轉乘另一部往50樓的電梯時,依稀聽到了某些聲音,他循著聲音往保全員休息的辦公室走去,當陳俊庭打開辦公室的門後,赫然發現5名嘴上被貼了膠布手腳被綁牢的保全員,當然還有一具地上的屍體,陳俊庭馬上幫他們鬆綁並且要他們在原地等候警方的到來,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陳俊庭還是發揮了一下他的職業本能,對這些嚇壞了的保全員訪談了一下,現在他知道歹徒是偽裝成清潔公司的人混進來的,所以才會穿著同樣款式的工作服,另外,歹徒使用的武器一定是藏在什麼東西裏運進來的,不可能這麼大搖大擺得拿在手上,陳俊庭出了辦公室後掃視了一下32樓的整個大廳,他發現在控制櫃台裏面,有一個直立式的垃圾桶,也就是下頭還附有輪子的那種,在櫃台裏出現這玩意似乎不太合理,於是陳俊庭便走上前去打開那個垃圾桶的蓋子,垃圾桶內有一個黑色的帆布袋,拎起來還頗為沉重,陳俊庭把它拿出來打開,裏頭是一套黑色的連身操作服和頭套,還有全套的戰術背心、腿掛槍套,此外還有一支德製H&K廠的 MP5A3衝鋒槍,這讓陳俊庭非常不解,他回頭看了一下倒在另一邊不會動的少尉,他的腳上穿著戰鬥靴,而且….他倒下的位置也與剛才不同了,莫非,他還有同黨移動過他,再回頭翻看著操作服,袖子上有警方的臂章,另外胸口還有維安特勤隊的專屬隊徽,陳俊庭當下領悟出來,少尉的同夥想要偽裝成警察再伺機脫逃,只是少尉運氣差,用不到這些裝備。

陳俊庭警覺到危機還沒有解除,他立刻撥打手機給張倩云,但是對方卻沒有接通,陳俊庭正自思索為何張倩云沒接電話時,他先前從少尉身上繳獲的無線電發出了聲響
「陳警官,你一定聽得到,麻煩你回應一下」
「我在聽」陳俊庭拿起無線電回應道
「我猜你那兒有我們想要的東西,而我這兒也有你想要的人」
「你說清楚一點」
「嘿嘿,別裝了,不過是一只行李袋,你有必要讓我們美麗的女警官追封個什麼職務嗎」
「……」陳俊庭沉默了下來
「好啦,就這樣啦,我們在頂樓見」無線電又恢復了之前的寂靜
陳俊庭從帆布袋裏拿出戰術背心穿上,又用三點式槍背帶將MP5A3衝鋒槍掛在身上,此時一名保全員上來問道
「警察先生,我們要不要先恢復各樓層電梯的暢通」
「不行,先維持原樣,喔,不,這樣好了,你乾脆幫我把電梯都鎖上,但是要先等我到了43樓之後,總之屆時我希望任何人都無法來搭乘就對了,還有,你可以先恢復電源的供應」
保全員不明白陳俊庭的用意,反正照做就是了,於是另一台在50樓沒有被停止的電梯降到了32樓。

維安隊員分持SG551(德國稱Sturmgewehr 90)突擊步槍開始由樓上各層之間展開清場的動作,這支瑞士SIG Arms AG廠設計及製造的突擊步槍,在多種突擊步槍中被認為是最準確的,是專門針對執法人員設計的武器,能提供精準的強大火力;而在頂樓一處上鎖的工具間裏,一名蒙面的特勤隊員放下了剛才通話的無線電,地上則坐著被毆打過的張倩云,另一名隊員問道
「上尉,你想他會上來嗎」
「放心吧,那不是問題」

上尉和士官長在32樓時換穿了他們預備好的警用裝備,他們早就知道自己的這些動作,會把警方的精銳維安特勤隊給引出來,所以事先準備了這些東西,連瘋狗和他的手下都不知道,所以說穿了,傭兵的目的是要拿行李袋裏的東西,而瘋狗他們只是個煙霧,是用來分散和拖延警方注意力用的,當然也是可以被犧牲的資源,這也是為什麼剛才樓下在激戰駁火時,傭兵並沒有出現的原因,上尉心想,反正那些人渣遲早也會有一天被警察抓走的。

電梯到了43樓停下,電梯門開啟了之後陳俊庭並沒有離開電梯,他踩著電梯內的扶手往上推開了電梯頂上的逃生門,在使用MP5A3衝鋒槍上的戰術電筒照了一下黑暗的電梯井,確認沒有埋伏之後,陳俊庭才爬入了電梯井,並隨手關上了逃生口,過了一下子,陳俊庭適應了黑暗的環境後,靠著滲入電梯井內的微光,開始循著簡易梯往上爬去,這次他已經不再陌生了,只不過這回是他一個人,而且還要面對極大的挑戰,救回張倩云還有保住那個滿是證物的行李袋;這種同樣要救人的場景再次的出現,只是對象不同了,陳俊庭在往上爬的途中,腦海裏不斷浮現那晚在天台上的情景,抱著冰冷的司徒靜在大雨中痛哭的自己,他想要揮去這個畫面,不能再容許任何人從自己手中流失,想到這裏,陳俊庭下定主意,必要時寧可犧牲證物,也要把人給救回來。
陳俊庭又來到了電梯井上方的電梯機房,他看了一眼藏在角落未被發現的行李袋,可見張倩云面對歹徒堅不吐實,不肯透露行李袋的下落,陳俊庭開始盤算要如何來搭救張倩云,但是腦子裏仍然是一團亂;無線電傳來了聲響
「陳警官,你在哪呀,沒看到你人呀」
「我也沒看到你呀,你先出來吧」
陳俊庭蹲低身子悄悄出了機房,他伏著地面靠近了洗窗機的軌道下,眼睛仍然在觀察著
「你們再不出來的話,我就下去了」陳俊庭按了發話鈕,他想要反客為主
「好,你等著」
兩名身著維安特勤隊員全套裝備的黑衣人押著張倩云從工具間走了出來,他們走到了頂樓的中央環伺著四周,陳俊庭觀察張倩云,她雙手被束繩反綁,梳著的包頭有些凌亂,臉上的瘀傷代表曾經被毆打過
「讓我跟她講話」陳俊庭用無線電傳達出要求
上尉把無線電靠近了張倩云,並且按下的發話鈕「他要跟你說話」
張倩云微微抬起頭來喊道「不用管我,把東西交出去…啊」
這段話不用透過無線電也聽得清楚,只是張倩云說到一半時,被上尉甩了一個耳光。

陳俊庭在軌道下慢慢移動,他看到了在軌道上那台巨大洗窗機,當下靈機一動,伸手去開啟它的電閘開關,洗窗機發出隆隆聲開始緩緩移動,因為陳俊庭沒有再次設定移動的方向和距離,以致於洗窗機漫無目的得往一個方向繞著頂樓周圍的軌道移動,此舉果然奏效,士官長立即舉槍朝洗窗機的方向掃射,它的金屬吊臂被子彈打得鏗鏘作響火花四濺,陳俊庭利用這個空檔,往傭兵的方向一個躍進,在起身的同時,出槍瞄準了傭兵
「把槍放下」陳俊庭道
上尉和士官長同時轉過身來,但是他們都沒放下槍,一支指著陳俊庭,另一支抵著張倩云,上尉端詳著陳俊庭一會,突然笑道
「警官,認得我嗎,在玉山的時候,你應該以為我已經死了吧」
「你…….」
上尉拉掉了自己的頭套,左臉上的疤痕清晰可見,這下陳俊庭可想起來了,就是這傢伙捅了自己一刀,讓玉山上頭差點就要為自己立碑紀念了
「快把人放了,挾持警務人員是重罪」
上尉搖了搖頭「沒差了,我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條我犯的罪」
「你曾經身為軍人的榮譽哪裏去了」陳俊庭想要刺激他
「榮譽~哼~打從我臉上的疤跟著我,接著部隊把我逼退的那天起就沒有了」上尉輕蔑得說著「現在我只聽錢的命令,所以你還是乖乖把東西交出來」
「就算你殺了我們倆個人,你不但拿不到想要的東西,你也逃不出去的」
「這點不勞你操心,不過至少我會給你一個痛快,不會折磨你們」
「那麼大家就一起死,誰要做第一個」
上尉也清楚陳俊庭手上的MP5A3衝鋒槍全自動射擊起來,自己這邊也討不了便宜,雖然這邊槍支數量較多,手上又有人質,但是在玉山上,見到陳俊庭受了重傷,卻還能把自己打下山的那股狠勁,的確是有點顧忌,看來要使點更極端的方法
「好吧,那這樣好了,我們各退一步如何,我在這漂亮的女警官臉上打一槍,她不會死,只不過可惜了」上尉說畢,把槍管抵上了張倩云的臉龐
陳俊庭看著張倩云驚恐的眼神,嘆了一聲,接著把槍往地上一扔
「好,算你贏」
士官長上前把陳俊庭扔掉的槍踢到老遠,接著又把陳俊庭搜了個仔細,連戰術背心也被剝了下來,確定他身上沒有任何武器之後,士官長才對上尉點了個頭
「現在麻煩你去幫我們把行李袋取來」上尉道
士官長上前一步,也是用手上的MP5衝鋒槍抵著陳俊庭,接著嘴角一揚
「走吧,大英雄」
陳俊庭被槍抵著,沒有太多選擇,看來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他帶著士官長來到了電梯機房,陳俊庭打開機房的門,正要走進去時,還被士官長拉住肩膀
「走慢點,不要耍花樣」
他們兩人進了機房之後,陳俊庭便走去拿取藏好的行李袋,士官長仍是一直跟在後面;陳俊庭心想,要是他們完全掌控了局勢,一定會殺人滅口的,所以要把握任何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心念甫動之際,陳俊庭拿起了行李袋轉身過去
「這就是你們要的東西」
話才一說完,陳俊庭把行李袋往士官長胸前一塞,接著左手便去奪槍,士官長突然覺得胸前一沉,他下意識得用左手去承接,而右手上的衝鋒槍護木下方,卻已被陳俊庭扣住,接著往外一扭,士官長的食指因此被卡在護弓裏的板機上,MP5全自動射擊著,彈匣裏30發的子彈一下就打完了,士官長奮力想要將槍枝的位置復原,而陳俊庭想要的卻是要讓槍枝失去殺傷力,既然槍裏已經沒有子彈,那還要來做什麼,他立即撒手;士官長搶回了槍,卻發覺子彈已經用盡,突然間他覺得膝蓋一陣劇痛,原來是陳俊庭已經踹了上來,士官長強忍住疼痛,當下退了幾步,在他邊後退的同時,邊用熟練的動作卸下空彈匣,再取出一個新的裝上,現在他只要拍一下護木前的拉柄,彈匣內的子彈就會上膛,陳俊庭哪裏會給他著個機會,當下快步上前,雙手直上,跟士官長拉扯起來,而他們拉扯的物事,便是這支衝鋒槍,士官長特種部隊出身,將受過的反奪槍訓練應用出來,他握持著護木將槍管上的防火帽壓向陳俊庭的臉,接著再向對手小腹踹上一腳,豈料陳俊庭順著士官長壓槍過來的勢道,將槍身往旁一擰,使得連在士官長身上的槍背袋因此打了一個結,而士官長踹上的一腳,也被他轉身閃過;現在陳俊庭藉著轉身閃避的同時,繞到士官長身後,雙手將衝鋒槍的槍身擰橫反勒在士官長的脖子上,士官長雙手被絞成了交叉,而衝鋒槍的槍身又因為槍背袋打了結而緊緊得纏在身上,最要命的是,這交纏的部位是在脆弱的頸部,這個場景,便是陳俊庭反身用槍身勒住士官長的脖子,並且用這致命的接觸將士官長慢慢得背了起來;士官長感覺呼吸受阻,趕忙放開雙手想要自救,他一手去扳那咽喉上的槍身,另一手想去摸身上的刀子,只是當頸子上的迷走神經被壓迫而阻斷時,他的雙手便開始不聽使喚了,士官長的臉部迅速發青,只是在缺乏光線的機房內看不出來,漸漸得他雙腳伸直抽搐,兩手也鬆垂了下來,褲襠裏濕了一片,那是膀胱的括約肌失去自主控制的結果;陳俊庭突然感到身上的反抗頓時消失,他轉身將對手放了下來,再去探了探士官長的頸動脈,陳俊庭摸不到任何反應,這個在玉山鳳尾岩下殺死余光翌的傢伙終於輪到自己被結束了生命。

上尉聽到那一陣的槍聲,心頭一緊,莫非這個警察又出什麼怪招,但是自己現在控制著人質,在行動上並不方便,所以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不過他還是緊盯著機房的門口。
陳俊庭搜著士官長的屍體,除了衝鋒槍和那隻沒拔出來的刀子之外,還有一把裝了加長型彈匣的GLOCK18型自動手槍,而戰術背心上頭的東西可是裝備齊全,完全是警方特勤隊的規格,上面還掛著M84閃光震撼彈;他把手槍取下往腰後一插,又去拿了刀子還邊看著門以防範上尉衝進來,此時陳俊庭瞥眼瞄到了在機房角落那幾罐揮發性的去漬油,當下心中浮現了一個念頭,於是從戰術背心上拿了兩顆震撼彈。
上尉正想要叫喚士官長,此時卻見到陳俊庭一個人從機房走了出來,看來士官長應該是凶多吉少
「我的人呢」上尉喊道
而陳俊庭的答覆卻只是聳了聳肩,這讓上尉在心裏頭咒罵不已
「我的東西勒」上尉喊道
「在我這兒,但是你先把人放了」陳俊庭邊回道邊往上尉走去
「門都沒有,你先…..」
上尉正要接話時,看到了陳俊庭手上的東西,他除了一手拎著行李袋之外,另一手握著某樣東西,黑黝黝的,又不像是手榴彈,那是枚拔去插踃的震撼彈,上尉不懂他的意圖,還當陳俊庭把它當作手榴彈來要脅自己,於是上尉笑了起來
「我說警察先生呀,你拿的是啥呀,你自己搞得清楚嗎」
「當然啦,你若是對我開槍,那麼我手上的震撼彈將會點燃這只淋上去漬油的行李袋」這次換陳俊庭笑了
上尉當然清楚震撼彈會發出巨響和強光,而引發這些反應一定是需要某種程序才能引燃震撼彈裏頭的金屬氧化劑,所以說這的確會引燃已經淋上了揮發性有機溶劑的行李袋;陳俊庭走到上尉前面,他看了張倩云一眼
「套句你對我說過的話,我希望你也能信賴我」
張倩云抿著嘴唇點了點頭
「不要交談,你快點把東西放下」上尉吼道
「你把人放了,我就把東西推過去」
「好,一言為定」
上尉推了推張倩云,要她往陳俊庭走去,而陳俊庭也慢慢把行李袋放到地上,當張倩云走近時,陳俊庭果然依約把行李袋滑了過去,也在同時張倩云被陳俊庭撲倒,眼睛也被按住,她只聽到一句「把嘴張大」,接下來便在巨響聲中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陳俊庭在撲倒張倩云的同時,把手上的震撼彈也送了出去,他按著張倩云的眼,是怕她來不及反應強光來襲,而要她張嘴,是為了避免巨響傷及耳膜,當然陳俊庭自己也是閉上了眼張大了嘴;上尉原本看著張倩云,再來便注意著行李袋,隨著張倩云被撲倒的同時,他也看到了那滾到腳邊的震撼彈
「啊~」
上尉的慘呼被震撼彈的巨響給淹沒。
馮震在空中透過耳機收聽維安特勤隊由上而下逐層清理的通報,他被震撼彈所發出的5000燭光給吸引了過去,馮震從直昇機的駕駛艙彎過頭去,看到了那絢爛的一幕,他切換到座艙用的通訊頻道開始跟駕駛對話
「麻煩你,降落到樓頂,讓我下去」
「你確定嗎?長官」駕駛問道
「下面有狀況,而我是最接近的,當然讓我去啦」
「可是下面會有危險」
「我叫你下去就是了」
駕駛沒再回應什麼,他在駕駛艙儀表的夜航燈反映下,顯露出他滿臉的鬍渣,在馮震的要求下,他把操縱稈一帶,直昇機便優雅得繞了一個圈,接著便往下切,以便讓直昇機能在樓頂上降落,駕駛有些狐疑,因為剛才讓特勤隊員攀降時,那個有著巨大吊臂的洗窗機怎麼不見了,這樣也好,減少了下降時的危險,現在起落輪已經放下,直昇機將要降落。

陳俊庭耳中還是隆隆的耳鳴聲,所以對於直昇機接近的聲音沒有太大的反應,他先取出刀子割斷了綁住張倩云的束繩,接著再去看那個倒在地上苦痛萬分的傭兵,張倩云活動了一下手腳,她頭髮的跳絲被直昇機的下沉氣流給吹得不斷翻飛,陳俊庭把上尉的槍踢到一旁,接著再把他按倒在地,隨著聽覺慢慢的回復和周遭的強勁氣流,陳俊庭可以知道有直昇機降落了。

馮震拿掉頭上的耳機,推開艙門就跑了下來,他看到上尉被踢掉的MP5衝鋒槍,於是順手拾了起來,直昇機的旋翼還在旋轉,它沒有熄火,只是轉速和旋翼角度有些改變,馮震上前來拍拍陳俊庭的肩膀
「幹得好,俊庭,我們的行李袋有保護好嗎,那可是重要的證物呀」馮震仍是那付會讓人精神振奮的感覺
「老師,都沒問題了,不過張組長需要送醫檢查一下」陳俊庭的聽力在恢復中
「好,你押著這個是…..」
「他是假冒警察的傭兵」
「太棒了,你能活捉他,真是大功一件」馮震看了看陳俊庭,眼中帶著盡是讚賞「你辛苦了,這傢伙就讓我來處理吧」
馮震說完,往直昇機方向招手,剛才那個滿臉鬍渣的駕駛便跑了過來,他拿掉了飛行頭盔,露出抹著髮油全往後梳的髮型,這個駕駛竟然就是傭兵的首領-中校,只是在當下沒有人認得出他是誰
「麻煩你幫忙把這個人渣押上去」馮震對中校說道
「是,長官」中校答道
在中校拉起上尉往直昇機過去的同時,馮震上前拎起了行李袋,張倩云也跟了上前
「啊,張組長,你要不要緊呀,我馬上派人來送你去醫院」馮震心疼得看著張倩云臉上的傷
「副座,沒關係,不礙事的」
「這樣吧,張組長,我先幫你把證物拿回局裏,法院還等著回覆呢」
「副座,這怎麼好意思呢」
「那有什麼關係」
馮震又說了幾句之後,便拎著行李袋往直昇機走去,陳俊庭越想越不對勁,空勤隊的同仁也是公務員,怎麼會不注意儀容的整潔還留著鬍渣,而且他拉著那個傭兵上機時,不但沒用手銬,反倒還像是攙扶的樣子,這些傭兵都非常善於偽裝,莫非那個駕駛也是同伙,那麼老師跟他們一塊豈不危險,對了,老師出勤,又是如此危險的任務,為何沒有帶隨扈,照理說是應該要派的呀,陳俊庭原本想要告訴馮震一件關於行李袋的事情,現在他也疑惑了,一股不安的感覺浮上心頭,事到如今,也只有一試了
「老師,忘了告訴您一件事」
「哦」馮震在上機前停下了腳步
「余光翌在裏面留下資料,預告了他的死亡和整件事的主謀」其實余光翌什麼都沒留
「是嗎,那你都看過了」馮震沒有上機,他轉過身來面對著陳俊庭
「是的,我都看過了,而且我還有一個疑問」
「…………」
馮震的臉色微微變動,灰白的頭髮被直昇機的氣流吹亂,他把行李袋放入了直昇機的機艙後又轉過身來,用手推了推那付金邊眼鏡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老師,你並沒有看過保險箱裏的東西,怎麼會知道是個行李袋呢」
馮震沒有回答,只是臉色更難看了;陳俊庭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瞎猜竟然會是真的,他當下的震驚與心痛,大概僅次於司徒靜的死吧
「老師,求求你告訴我,為什麼?」
張倩云在一旁看得傻了,她拉著陳俊庭
「你搞錯了吧」
「忘了告訴你,行李袋中的光碟,我用銀行的電腦複製了一份」陳俊庭決定玩大一點,他回頭看了張倩云一眼,嘴唇動了幾下
張倩云沒聽到陳俊庭說的,但是從唇語讀得出來,那是一句「希望妳能信賴我」
「什麼,你…….」馮震怒不可遏,他舉起了MP5對著他們,但是旋即一笑「好,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
陳俊庭等著真相出爐的這一天已經很久了,起因於一把普通的鑰匙,惹出了這麼多條人命,今天終於有個了結
「我當了這麼久的警察,得到的是什麼,我的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馮震開始說故事了「當年我抓過王大一,有很多他的把柄,我也曾和你一樣滿腔熱血,但是想想,那太不值得了,而在從前的年代,凡是國軍單位中受有特種訓練的人員,退役後都受到警方的控管,所以我認識了中校,經過長期的訪談和深交,我吸收了他,而他也幫我吸收具有相同背景的人替我做事…..」
「那這行李袋裏的東西…..」陳俊庭問道
「我當時就透過王大一來做軍火的生意,那些是我們合作的所得」馮震頓了頓「我起先找了一個可靠的會計師來幫我管帳,就是余光翌,一開始他很聰明得幫我把這些錢處理的很好,可惜他手腳不乾淨,而王大一又選上立法委員,我對他的制約越來越起不了作用,因此我只好先處理掉余光翌,再來和王大一拆夥」
「所以余光翌是你殺的」陳俊庭問道
「而接下來的事情,你都應該很清楚了」馮震搖了搖頭沒有直接回答「其實一開始我就希望你不要介入這件事情,記得風華大樓槍戰嗎」
陳俊庭點了點頭,並沒有回答什麼
「你們偵查隊長阻撓你追查,就是我的授意」
「什麼,連他也是共犯」
「他不知情,只是他也是我的學生,平時就會和我互通訊息」
「那王大一是你的合夥人,為什麼你要殺他」
「我說過他已經大尾了,我要和他拆夥,但是他卻不肯放手,所以我抄了他的貨倉,想要他知難而退,不過他卻繼續纏著我…..」
「可是這樣你也不應該違背你的操守呀」陳俊庭在氣旋和旋翼的噪音下吼道
「或許有一天,你不會這麼想」馮震嘆了一口氣「只能怪你陷入太深了,我也一樣」馮震又看了看愣在一旁的張倩云,然後又回頭說道「你們一個是我最好的學生,一個是我最好的手下,我真的很捨不得你們….」
「那你自首吧,老師」陳俊庭道
「不可能了,我本來應該要退休去享清福的,但是現在走到這個地步,也只能把它走完了,等我離開之後,你再用我的資料去升官吧」馮震說完便上了直昇機,而槍還是指著他們倆
「老師…….」陳俊庭的話語在直昇機逐漸加快旋翼速度的噪音下淹沒
沒有人注意到那個最早被陳俊庭開啟的洗窗機已經沿著軌道在樓頂跑了一圈,現在即將要回到原點了,這也是中校在降落時沒有發現吊臂的原因;馮震看著身旁逐漸恢復的上尉,他已經能夠辨識物體和自由行動了,馮震將他招來,並將衝鋒槍遞給了他
「我們起飛後就殺了他們」
「是」上尉應答的點頭非常有力
馮震拎起行李袋坐在座艙的椅子上,還綁好了安全帶,他拿起座艙通話的耳機,對著駕駛艙的中校道

「起飛,我們走吧,直接到宜蘭,那裏有船在等著」
直昇機的旋翼加速,使扭力上升,旋翼角度也開始改變,直昇機緩緩升空,起降輪也收了進去,在艙口的上尉把衝鋒槍舉了起來;馮震在座艙內迫不及待得拉開行李袋的拉鍊,想要欣賞一下這些年來努力的成果,拉鍊一打開,一股刺鼻的去漬油味道撲鼻而來,馮震皺了一下眉頭,接著他看到了那張裏面記載了所有記錄著這骯髒交易的光碟,以及一樣彈開了的物事,那是一枚拉掉插踃彈開保險栓的震憾彈。
轟然一聲巨響,強光充塞整架直昇機,行李袋因為去漬油的關係而被點燃,直昇機裏的三人,全都看不見東西而暫時失能,中校在驚慌之中力圖穩住操縱桿,上尉則在艙口胡亂得開槍,馮震則是當場昏了過去。
陳俊庭在行李袋中動的手腳,本來是要用來對付傭兵的,他原本要告訴馮震,就連在最後一刻也想要說出來,可是卻被直昇機噪音給蓋住了;而現在大是大非都已經黑白分明,陳俊庭從腰後抽出GLOCK18型自動手槍,對著直昇機的尾旋翼開槍,30發的子彈以全自動模式打在上面,尾旋翼在破損之下仍快速旋轉,這樣剛好加速了它失去功能的速度,直昇機在失去尾旋翼之後,因為在旋翼提供升力的同時,無法抵消反扭矩的作用,而開始無法控制得亂轉,而洗窗機也正沿著軌道靠近了。

陳俊庭看得非常清楚,這一切即將要發生的事情,他拉著張倩云便往樓梯口衝去;直昇機在離頂樓約5公尺處撞上了洗窗機的吊臂,旋翼在上頭打爛之後,機身也因為貫性而被拋了出去,在撞上頂樓的霓虹燈架後,又往樓下彈去,這回它再也不能違反地心引力,狠狠得砸在新亞大樓前的馬路上,爆炸引發的火球衝得老高,照亮了大樓前的廣場,還有大樓的外牆

新亞大樓裏的狀況已經在警方的控制之下了,16樓以下的百貨公司是首批疏散的目標,警方出動了大批人力,再加上其他單位的支援,對於疏散的民眾都做了訪談,而需要救護的,也都在第一時間送上了救護車,不幸死難的民眾和殉職的警察,也一一抬出,警方原本圍出廣大的封鎖範圍,現在剛好可以用來安置這些民眾,各家電視台爭相報導這劫後餘生的畫面,也因此遊走在封鎖線的邊緣,警方除了要安置這些民眾之外,還要多花力氣來維持記者的秩序,當然,林懿芬是不會錯過這樣的盛事,她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享受這種挖掘真實的快感,而轄區派出所主管蕭慎遠,自然也是受命負責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的人,他已經數度請林懿芬退出封鎖線的範圍了。

第二批疏散的民眾,則是16樓以上的所有人員,又是一大批人從大門口湧出,他們循著警方的指示前往指定的位置接受清查和訪談,當然陳俊庭和張倩云也在裏面,他們倆互相攙扶著走出來,不知情的還會以為他們是情侶呢,不過事實是在經歷過這麼樣一個夜晚之後,當腎上腺素退去,那可是會脫力的,他們現在就是這個樣,連走路都會腿發軟,手也沒什麼力氣抬起來,當然他們向現場的警方人員表明身分之後,很快就有人去用輪椅把他們推過來,畢竟他倆是直接身在其中的重要人物,所有他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非常重要的證據。

他倆被推向指揮所的途中,逐漸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而在新亞大樓內曾經見過陳俊庭的人,看到那個在輪椅中的他,耳語便這樣開始傳開了,當他們兩人抵達封鎖線時,旁邊的民眾漸漸開始鼓掌,彷彿是對這受盡苦難的兩人和現場的警方所做的鼓勵,記者也馬上圍了上來,現場又開始亂成一團,而蕭慎遠則在崗位上繼續維持著秩序,直到陳俊庭經過,蕭慎遠回頭看到他,立即報以微笑致意;陳俊庭看到忙碌的蕭慎遠仍不忘跟他打招呼時,自己不自主得也對他揮了揮手。
人群中有人刻意得想要接近陳俊庭,林懿芬是其中之一,她大牌慣了,才不理會什麼封鎖線和採訪秩序那一套,她率先拉起了封鎖線的塑膠帶,自己鑽了進來,而後又把攝影組都叫了進來,她也是第一個把麥克風和鏡頭帶到陳俊庭前面的記者
「陳警官,請你說明一下這整………」
陳俊庭突然覺得林懿芬的面目可憎,而蕭慎遠則趕緊跟上來,要求她們立刻退出封鎖線的範圍;而另一個想要接近陳俊庭的人,他穿著保全員的制服,俊秀的臉上有著鼻血的痕跡和一些不明的點狀瘀血,脖子上還有著大片的紅腫,他穿過人群,在遠處就已經鎖定了輪椅上的陳俊庭,現在終於欺近到身邊,他悄悄得取出一支手槍對準了陳俊庭的腦袋,接著就要扣下板機。
碰、碰、碰,連續三聲槍響,陳俊庭四周的人群迅速得散開,只留下那持槍的保全員佇立在原地,也就在陳俊庭身後1公尺處,他身上中了三槍,彈孔上還有絲絲的硝煙飄著,然後他頹然倒地,此時鮮血才泊泊得流出;陳俊庭跟本來不及反應,槍響過後才回頭去看,倒在血泊中的是32 樓的少尉,不知道他是如何詐死躲過這一切的。
至於開槍的人,便是正在要求記者離開的蕭慎遠,他在爭執中瞥眼見到少尉拔槍,他也立即從槍套中拔槍、上膛、瞄準、射擊;林懿芬從剛才閃避的蹲姿站了起來,繼續往前要報導這新的狀況,蕭慎遠擔心可能還有不明的狀況發生,馬上召來派出所同仁上前去制止她,蕭慎遠則張開雙臂擋在前面
「對不起,現在狀況不明,為免安全顧慮,請你們都先退出去」
「警察先生,請你不要妨害我們新聞採訪的自由,你讓開」林懿芬說罷便硬用身體往裏頭擠

混亂中,蕭慎遠看到陳俊庭在向自己使眼色,也就在當下,蕭慎遠記起了自己和陳俊庭還在基層時的往事,當時若是遇到這種在違法邊緣又氣燄囂張的刁民時,便會用一種方法,讓刁民吃足苦頭,反正這是他們應得的,而現在這種機制又將啟動,突然間,蕭慎遠一個失去重心,往後倒去,象徵他身分的兩線金穗的大盤帽飛了老遠,而林懿芬在往前推擠的過程中也因此往前一倒,那看起來就像是她故意將警察推倒在地的樣子,現場那麼多家電視台,這個鏡頭可是沒漏掉
「妳怎麼可以推我」蕭慎遠抗議道
「我…我沒有,是你自己跌倒的」林懿芬開始心虛了
「這位小姐,你現在涉嫌妨害公務,我依法逮捕你,你有權保持緘默……」蕭慎遠開始宣讀刑事訴訟法上的規定
「你少來這一套,我認識你們分局長,我要……」
「帶走」
蕭慎遠一聲令下,派出所同仁一擁而上,將林懿芬抓住上了手銬,她雖然不斷掙扎,但是卻也是徒勞無功,派出所的同仁都覺得,他們的蕭所長終於硬起來了,就像從前的陳俊庭一樣。
「等一等」陳俊庭喊道
押解林懿芬的員警停下腳步,不知道他們的老所長有什麼指示,而林懿芬則是歡喜希望是救星駕到
「俊庭,快叫他們放了我」
陳俊庭從輪椅中站了起來,往林懿芬身旁走去,他看著眼前這個曾令他神魂顛倒的女子,淡淡得說了幾句話
「林懿芬小姐,日前你聲稱測試警方的出勤,而謊報刑案發生,但是妳不具有阻卻違法的要件,我們當天都有搜證,也將會以未指定人犯之誣告罪將你函送檢方,妳等著收通知書吧,帶走」
林懿芬神色黯淡得被帶上了巡邏車送回分局去了,陳俊庭走回輪椅處時,拍了拍蕭慎遠的肩膀道
「好樣的,這招你終於學會啦」
「都是師傅教得好,哈,哈,哈」
紅藍雙色的警示燈依舊閃爍著,城市裏的夜終於又恢復了平靜,在萬家燈火之下,彷彿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情,警察仍然在街頭巡邏,大多數的人也都進入了夢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