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霧鎖大霸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早上比以往要晚起床,6點30分,我們從睡袋裡爬起,前一晚在臨睡前已經把能收拾的東西都先打包了,所以起床之後再把最後的物品收拾即可,吃過早餐,我們開始朝此行的最後階段邁進。
7點30分,我們揮別了九九山莊往馬達拉溪登山口前進,走在林間沒有多久,山區的低溫已經被運動後的體熱給取代了,這段4公里下到馬達拉溪登山口的路,在第一天來的時候,就已經給了我下馬威,現在是要回程,下坡自然是比上坡來的多,而且部分的物資已經消耗掉了,背包的重量自是比來時輕,如此乍看之下,回去的路是輕鬆很多的,不過往往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這些天來在體力上與身體上的耗損還未完全復原,是否會替這段回程平添變數。天亮了~下山了 還有21公里要走
果然,在不斷的下坡中,我的膝蓋和腳踝又開始出現狀況了,所以我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就是繼續昨天的唉唉怪叫,讓我在不斷的肉體痛楚中捱到了馬達拉溪登山口,尤其在那段連續之字陡下途中聽到馬達拉溪水的聲音及過吊橋時清風彿面的清爽,讓我有種以為抵達終點的錯覺。從橋上看馬達拉溪
這段下坡路段在去程時花了4個多小時,沒想到下來時居然沒有省到多少時間,我們6點30出發,卻也快10點左右才到,休息片刻之後,就是要上切回到大鹿林道,這段上切的路在來時我就覺得不甚好走,當時就在想,回去的時候肯定要難過地,果不其然,我上攀時邊拉繩邊喘大氣,感覺都是用手在走,而且看著見不到天的林木,感覺得這爛路好像一點都沒有要結束的意思。
還好這段上切路一抵達大鹿林道時,路旁就有石桌石椅可以休息;接下來的17公里路又是個考驗,為了避免會摸黑的情況發生,咱們可是用心在趕路呀,我們以每分鐘50公尺也就是每小時3公里的速度前進,一路上遇到很多也是要來大霸尖山的山友,為數還不少,看來這幾天山上只有我們兩個算是幸運,只是大霧彌漫看不到山景實為可惜;太陽在我們的歸途上持續關照著,汗水靜靜的流卻不會覺得很熱,偶爾山風吹來還會有些許涼意,看著路邊標示上的里程數不斷倒數,終點也將慢慢到來。
在此一提,我爬山幾年來,這次在回程的大路林道上,我可是吃了苦頭,我第一次腳底磨出了水泡,真的,還有就是屁股居然也磨破了皮,然後汗水從傷口間流下,那個感覺真是我寫到這裡都還覺得不舒服,在那當下,是靠著要回家的意志堅持走下去的。
就在我忽略一切痛楚悶著頭繼續走時,看到前方出現了柵欄,我知道終點到了,回到入山口時已經是16時了,補拍一下前天凌晨沒拍的 一身的疲憊卻還不能在這裡鬆懈,雖然腳起水泡~屁股也磨破了 因為還要回台北,122線道回新竹還遠的哩,不過我下到市區時一定要先去吃碗牛雜麵,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真的是我當下的念頭,不過現在想想,後來我去吃的那家牛雜麵真的好好吃,如果可以,下次經過芎林,光去吃碗麵也不錯啦,如果問我還要不要去大霸,我會說~嗯去拍照就好,畢竟未能親眼一堵這世紀奇峰的全貌倒還令我深以為憾地哩。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鬧鐘在3點40幾分響了起來,心不干情不願地爬出溫暖的睡袋,開始準備早餐,其實也沒有什麼味口,喝了一大杯熱的黑糖水再胡亂吃了點東西之後,4點20分,我們帶著攻頂包在頭燈的微光下展開了今天的旅程。
一路上風勢不小,我們一步步往稜線而去,四周已不似昨日般能見度清晰,反倒是霧汽重重,上行到一處稜線時,回望遠方,赫見樂山雷達站仍然燈火通明地雄倨一方,那是台灣最大的雷達基地,佔據著整個山頂;慢慢的,天開始亮了,原本以為天亮之後霧氣就會散去,結果是事與願違,不但如此,風還刮個不停,沿路有不少的黑水塘,每每都會吸引我的注意。 不知道為啥我對黑水塘很感興趣
抵達3050高地後,繼續前行,基本上一路大霧,沿途的地形地貌在霧中根本沒有什麼吸引我的地方,中霸山屋海拔3280公尺,中霸山屋 這地方已經是殘破不勘,我們在山屋裡休息片刻吃點行動糧,順便好好觀察這山屋,門已經不見了,牆壁又有好幾處嚴重破損,雖然有用帆布遮掩,但應該還是擋不住風雨的貫入,屋內只有偏安的一隅,供我們休息,不過若是有隊伍真的發生了狀況,這斷垣殘壁還是可以暫時提供遮風避雨的救命功效,雖然已經都爛光了~但是真有危難~還是能救命的 別了山屋續向前行,照理說在中霸坪這個地方是觀賞大小霸尖山最好的地方,但是只見一片白霧茫茫,我們連大霸在哪都搞不清楚;在要上霸基之前是一連串不知道多少的下坡,霧氣被強風刮來,霧中的水氣凝結在任何一個被風吹到的地方,所以到處都是濕漉漉的。這邊目前沒有風 風都在頭上飆
下到霸基處,風勢被岩石給遮擋,我們得以暫時歇習一番,取出預先準備的工程帽帶上,因為大霸尖山常有落石,要是不小心被砸中了,那可是穿顱破腦之禍呀,所以就算帶著這小白帽醜得很,但為了保住小命可以回來跟各位看倌分享,那也就顧不得帥不帥的問題啦!還好我噸位夠
爬上霸基,風勢不留情面的呼嘯襲來,看著眼前的鐵製護欄遺蹟沿霸基而上,與平日在書上看到的相片並無二異,心中確有些許感動,只不過抬頭仰望大霸,卻仍舊是霧裡看花,大霸尖山~在霧裡只露出一角 沿著霸底走去,水滴不斷從頭上的岩壁滴下,在地上一處帆布形成的凹槽,裡面彙集了不少這種滴水,我們笑稱這是聖水,掬這天賜之水一飲,冷冽甘甜,果然是經過無數岩層的天然逆滲透,摸著霸基拍上一張,海拔3505公尺,算是登頂了吧,誰叫雪管處不准登頂,而且這裡還是泰雅族的聖山摸著霸基 ;繞過了大霸尖山,續行前往小霸尖山,小霸的情形比大霸好不到哪裡去,不過路徑都很明顯,說也奇怪,路徑以外的地方依舊還是在霧裡,上攀一段之後開始抱石,然後要拉一段繩子上去,每走一步都要非常小心,登頂後迅速拍了登頂照,海拔3445公尺小霸尖山~上來時挺嚇人的~所以只有拍這張 ,下小霸時更為刺激,光是那段拉繩抱石的路就夠瞧的,下了小霸途中有個岔路可以通到雪山,也就是所謂的聖稜路線這條是往聖稜線的路 ,回程繞過大霸霸基,然後再不知道多久的上坡回到中霸坪,接著,我們在中霸山屋的斷垣殘壁裡吃過了中餐,然後繼續前行。
話說伊澤山和加利山都是草原山頭,在我印象裡所謂的草原山頭就像是審馬陣山或是南湖北山那種就在路邊,只要5分鐘就到的那種,在過了中霸山屋後沒有多久,伊澤山登山口便在路邊,於是我們花了30分鐘不到的時間登頂伊澤山海拔3296公尺回九九山莊的途中登頂伊澤山 ,接著循原路返回步道,接著繼續往前下到鞍部,再往上抵達3055高地,左手邊有個明顯的直昇機起降場,此處也是前往加利山的登山口,由此去加利山約有1公里的路程,我們來回花了1個多小時,登頂海拔3111公尺的加利山,爬上加利山時已經沒啥力氣了~而且還要跟大霧賽跑 在此陽光非常短暫的露了一下臉,但是霧氣很快就圍上來吃掉陽光 ,回到步道之後便是一路往下,其實走到這裡時,我的兩腳足踝上方已經因為登山鞋的關係腫痛起來,當然還有我的左膝也在暗自做疼。
在回到九九山莊之前,我真的覺得科學家的研究是有根據的,那就是當疼痛時唉唉怪叫是有助於緩解痛楚的,於是我便遵循這個道理,一路唉唉叫著回九九山莊,16時20分,又是整整12小時,我們回到了九九山莊,今天來回路程約15公里,上下來回落差快2000公尺。
回到九九山莊,休息了片刻,剛好是夕陽西下的時刻,我背著相機舉步維艱地繞到九九山莊後方的台地,看著夕陽在雲瀑與山巒間西沉 ,我禁不住多按了幾下快門。
晚飯過後,在星夜下架起腳架,開始對著浩瀚的宇宙拍攝,雖然技術不好,但總算是有令自己滿意的收獲星夜~其實這晚還不是最美的~ 明天是回程了,可以睡到6點半再起來,不過明天可又是一場體力與耐力的考驗呀。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