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風管的盡頭處,是一個轉速緩慢的風扇,陳俊庭躺在管內,用AK-47的槍身擋住了旋轉風扇的葉片,接著用腳猛踹,漸漸得他可以感覺到風扇在往內移動,陳俊庭一直猛踢,直到風扇撞破了電梯井的遮罩後往電梯井的深處墜去,陳俊庭爬出通風管,他先用突擊步槍上的戰術電筒看了一下電梯井內的大概,接著把槍背在身上,現在他身上除了行李袋之外又多了一把步槍,陳俊庭讓眼睛適應了一下黑暗後,他往一旁電梯井內的鋼樑爬去,陳俊庭再協助張倩云爬出通風管來到跟他一樣的位置,陳俊庭抬頭往頂樓的方向望去,大樓頂端的霓虹燈透了進來,現在應該由頂樓來逃出生天,他拍了拍張倩云,要她往上爬去,此時陳俊庭突然心生一計,他脫下了長袖襯衫,再沿著維修用的簡易梯往下爬了一層樓,陳俊庭把襯衫微微綁在鋼樑的一端,然後再往上爬去追上張倩云。

上尉在頂樓上頭搜索到一半,聽到在電梯井中傳來槍響,他立即把人員帶回樓梯間,但還是留了一名手下來看守頂樓,上尉又喊著無線電
「給我一台各樓不停的直達電梯…」
陳俊庭在電梯井內聽到了機械運作的聲音,中央的鋼纜快速捲動,一股勁風由下撲來,陳俊庭拉著張倩云往鋼樑內閃避,一台電梯快速得向上攀升直到樓頂停下,不一會電梯又快速下降,陳俊庭拍了拍張倩云,示意她繼續往上爬。

天色已經暗了,在這個平日熱鬧的路口,今天卻是格外的肅殺,四處都是警示燈的紅藍閃光,所有經過的車輛都在前一個路口就被警方引導離開,各家的記者都在封鎖線外採訪著這則今天以來最大的新聞,並且用SNG車現場傳回棚內直播,這當然也少不了林懿芬啦
「各位觀眾,位在記者身後的就是新亞百貨大樓…..」林懿芬彷彿又回到那個搶新聞趕現場的歲月「各位應該還記得,就在不久前,記者曾經測試過警方處理類似案件的機動性,而現在發生人質危機是個巧合嗎….」她仍是不改辛辣的作風
「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台北市的特勤中隊,也就是霹靂小組,目前已經抵達現場,稍後可能會有進一步的行動,請繼續鎖定本台為您深入報導」
林懿芬放下麥克風,接過了助理遞上來的咖啡喝了一口,她得想個法子,好獲得一些別家拍不到的東西。

霹靂小組根據各項回報的情資和分局先前的接觸遭遇,若是從新亞百貨的正面進攻,樓上那挺機槍肯定是會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而車道口剛才分局偵查隊才在那裏栽了跟斗,所以目前可行的辦法是從側門的出入口突入,車道口的詭雷爆炸過,不確定還有沒有其他的爆裂物,若是可以進行排除的話,那也無非是一條突入的通道;為了避開新亞百貨前的廣大正面,霹靂小組從旁邊的巷道進入,繞行至其中一處側門邊,這裏有四名霹靂小組在牆邊待命,另外又有六名霹靂小組在車道外待命,而這些部隊的調動並沒有逃出林懿芬的眼睛,她悄悄拉著攝影組遠遠跟著那一隊到車道外待命的霹靂小組,透過鏡頭,她把鐵捲門上爆炸的斑駁和倒地的刑警的畫面傳回了電視台。
在側門旁的霹靂小組,他們拿著光纖攝影機,將蛇型窺視鏡從門縫中伸了進去穿過了擋住視線的門簾,透過傳送回來的畫面,攻堅人員可以評估建築內的情況,但是因為大樓內的電源被控制,百貨公司裏只有部分的光源,因此看不清什麼東西,不過當蛇形管轉動了另一個方向時,畫面傳回來正對著門口的寬劍地雷,這讓操作攝影機的霹靂隊員吃了一驚,畢竟他認得這是啥玩意,裏頭的歹徒備了份大禮在等他們,從這個位置和角度要來拆除掉它而不被發現,是件不可能的事情,這組隊員立即將發現的狀況回報給前進指揮所,他們則得到了立即返回的命令。

電梯在43樓開啟,上尉一行人衝了出來,硝煙味從通風管瀰漫而出,上尉前近一看,地上有被打爛的遮罩,還有一股鮮血從通風管流出來沿著牆面滴落,上尉咒罵了一聲,把電筒往通風管一照,果然見到了陳俊庭反擊的成果,他指揮手下把屍體拖出來,接著便率先往通風管鑽去,其餘的人也跟著進去,他們也顧不了管內殘留的血跡和腦漿,一直爬到了電梯井邊的鋼樑上,他們打開戰術電筒四下搜尋,一名手下看到位於下方的鋼樑上有件衣服,於是在他回報給上尉之後,所有的人便開始往下尋找;陳俊庭看到了電梯井下方電筒的光束,他拉著張倩云盡量往陰暗處躲,現在並不適宜做出任何會發出聲響的動作。

少尉坐在櫃台裏,他除了監控儀表和面版之外,還注意著監視器的畫面,以免警察從哪個角落鑽了進來而沒發現到,另外他也同時在收看各電視頻道的新聞畫面,藉以了解警方目前的最新動態,真是拜現今新聞傳播通訊便利之賜,尤其是當他轉到真相新聞台時,那個叫做林懿芬的記者竟然在遠方拍到車道口外集結的霹靂小組
「士官長,天堂呼叫」
「請講」
「車道口,我們有朋友來了」
六名霹靂小組紛持德國H&K廠製的 MP5A3衝鋒槍,身著EAGLE的TAC-V1戰術背心並且手持防彈盾,慢慢得從被炸開的鐵捲門缺口進入地下停車場,他們維持著標準的CQB(Close Quarter Battle室內近距離戰鬥)隊形前進,一名眼尖的隊員發現到一枚寬劍地雷和它的絆索,於是所有的隊員都輕手輕腳得跨了過去;地下停車場車道旁的安全門嘩得一聲打了開來,霹靂小組立即掉轉槍口過去,但是他們並沒有看到人影,卻見到一枚拉掉保險栓的美製M67型手榴彈滾了出來,兩名持盾的隊員立即蹲下並將盾牌合併以組成更大的避彈面,其餘隊員則躲避在後方,185公克的COMPOSITION B型炸藥由它4秒延遲的信管引爆,爆炸後碎裂的外殼在15公尺內飛散,震耳欲聾的聲響之後,霹靂隊員們都沒想過,當初在受訓時學的這一招,竟會在今天用上。

林懿芬被車道中傳出的巨響和煙塵給驚嚇到,雖然她不是第一次接觸這種場景,但是那時她在玉山上奄奄一息,又怎會有什麼印象呢。

隊員們紛紛趕緊檢查自己有無負傷,並且把現場狀況回報,霹靂小組的小隊長仍然保持警覺,他發現到丟出手榴彈的安全門後,有個晃動的影子
「警察,雙手舉高走出來」小隊長大聲喊道,MP5衝鋒槍的槍托在肩上抵得更緊了
所有的隊員也都專注著小隊長的發現,果然安全門後傳來了聲音
「別開槍,我是被逼的,是他們要我丟手榴彈的」一個看似百貨公司樓管的男子舉著手走了出來
「趴下,立刻趴下」霹靂小組隊員們喝令道
「好,我趴…..」
這傢伙話還沒說完,突然間槍聲大作,7.62公釐的子彈將他迅速貫穿,其終端彈道能量膨脹區塊比拳頭還要大,也就是說被擊中的目標或人體就會有那麼大一塊的組織剝落,高速動能在彈頭前端聚集形成一個數倍於彈頭直徑的球狀衝擊波,在高速推進之下,會整齊得切斷人體組織,而被撞擊的骨骼會碎裂成小片,臟器也會被搗成漿狀,若遇到充滿液體的血管、臟器時,動能還會沿著液體傳遞,造成臟器爆裂,人體骨骼或者堅硬肌肉的反作用力還會使彈頭出現拐彎、打橫及翻滾的現象,衝擊波在離開人體的瞬間將出口處的較大塊組織搗爛噴出,當子彈穿過人體而去時,彈道周圍組織又將剛剛吸收的動能向體內猛烈擴散,造成類似“爆炸”般的效應,它使人體內瞬間爆出一個比彈頭直徑大十幾倍的傷腔但是只持續數毫秒,可是其所造成的破壞幾乎與球形衝擊波同樣嚴重,就算是子彈從離心臟十幾釐米的地方通過,心臟也可能在瞬間傷腔出現時遭到強烈擠壓而破裂甚至被搗爛,這名倒楣的男子口鼻噴血,胸腹登時爆裂,內臟灑了出來,然後往前倒去;任何人在面對這樣的景象時都會被震懾住,就連受過精良訓練的霹靂小組也不例外,但是他們卻被接下來的事情給打亂了應有的專業,打穿那名男子的彈頭餘勢未減,在貫穿人體後仍具有恐怖的殺傷力,首當其衝的是小隊長,他胸部中彈倒了下來,雖然他穿著3A級的防彈衣,但是面對7.62公釐的鋼芯子彈,就像是熱刀切奶油一般,輕易得就貫穿了,同時間還有另一位隊員大腿中彈,霹靂小組的戰鬥隊形被打亂了,也就在這個時候,安全門內閃出一名穿著工作服戴鴨舌帽的歹徒,手持AK-47突擊步槍對著霹靂小組濫射,這一下非常突然,又一名隊員倒地。
霹靂小組在當下使用MP5衝鋒槍集火射擊,該槍是德國H&K(HECKLER & KOCH)廠的代表作,以可靠及高命中精度而聞名,這支由Tilo Möller, Manfred Guhring, Georg Seidl, Helmut Baureuter等人研發的名槍,使用延遲滾軸槍機(Roller-delayed blowback),因而射擊時槍口跳動較小;9MM的子彈以每分鐘800發的速率和每秒270公尺的槍口速度,佈滿整個安全門的範圍;一名腿上中彈倒地的隊員,卸下了槍背帶做成止血帶綁在腿上,接著爬過去拉著一動也不動的小隊長退出火線,一邊還用無線電的喉結發話器喊道
「我們遭遇突襲,有人中彈,請派員至車道口外接應」

電視畫面顯示一輛廂型車開到車道口,車上又下來了四名霹靂小組往車道內衝去,林懿芬這組人傳回的畫面,讓她們電視台的收視率開始攀升,電視機前的觀眾都目不轉睛,當然也包含了少尉
「士官長,快點,下面又來了很多人」
士官長扛著他的M249從樓梯上趕下來,他拿起無線電抱怨道
「為什麼火拼的事都找我,這邊缺人手啦」
「我這裏派兩個人給你,要挺住呦」上尉透過無線電回了一句,接著他指派兩個人去支援士官長
上尉在電梯井內搜尋不到陳俊庭兩人的身影,於是帶著所有人直接從電梯上的逃生口跳入電梯內,電梯隨後又到了32樓停下。

霹靂小組四下散開尋找堅固的掩護,剛才支援的四名隊員先將受傷的人員及先前倒地的刑警陸續給抬上廂型車,隨後又加入了戰鬥的行列;霹靂小組彼此間打著暗號,一名隊員取出M84型閃光震撼彈,他拉開保險栓對著安全門內滾去,在不到2秒的時間,引燃了M84裏頭的鎂和氨基鹽類的混合金屬氧化劑,莫約5000蠋光的白熾和170分貝的巨響,掩蓋住了歹徒的慘叫,他持著 AK-47倒在地上胡亂得開著槍,他看不到任何東西也聽不到霹靂小組接近的腳步聲,一名隊員上到安全門旁,將MP5射速調節鈕旋至3點放,緊接著3顆9MM的子彈結束了那名痛苦萬分的歹徒的性命,讓他再也不能使用那可怕的武器。
霹靂小組搶進了安全門內的樓梯間,他們踢開斃命的歹徒的武器,並且從重新編隊準備上樓。
陳俊庭看到上尉等人消失在電梯井內,於是便示意張倩云繼續往上爬,終於他們到達了頂樓的電梯機房,這真是夠累人的,陳俊庭把行李袋從背上拿了下來
「這玩意兒可是不輕呀」陳俊庭邊說邊在電梯井的機房內掃視著
「那我們現在呢」張倩云問道
「簡單」陳俊庭抿嘴一笑道「妳先幫我捏捏肩膀吧」
張倩云真的很佩服他在這個時候還能開得出玩笑來

樓梯上傳來了金屬撞擊地面滾動的聲音,兩顆M67型手榴彈從樓梯上滾了下來,霹靂小組的隊員們都不想再經歷這種惡夢,他們在人性的驅使下,從樓梯上跳下逃生,轟然的巨響過後,警方又有人掛彩了,而士官長也就乘這個空檔,端著M249從樓上一路掃射下來,彈鍊不斷將5.56公釐的子彈送入槍匣,退殼口彈出的彈殼也沒停過,鏗鏗鏘鏘得灑得樓梯上都是,每秒1040公尺的槍口初速,讓霹靂小組被打得人仰馬翻潰不成軍,幾個在後方佼倖留住性命的也被強大的火力給逼出樓梯間,他們唯一只有撤退這條路可走,這次警方又跌了個大跟斗,這次只有兩名霹靂小組負傷活著回來。

馮震在家裏看到了電視的畫面,尤其是真相台林懿芬所播的,那真是震撼呀,尤其是他知道自己得力的下屬和得意的門生,也就是張倩云和陳俊庭,現在都身陷在火線之中生死未卜,於是他立即又趕回了刑事局,並且直言要和台北市警局爭取主導權,原因是在新亞大樓內有刑事局的人員正在執行偵查任務,而且有理由相信這批歹徒是針對此次受搜索保險箱裏的東西而來的,至於是什麼東西,他在和局長及署長的報告中,也只能兩手一攤,而馮震的建議,是出動警方最後的王牌部隊-維安特勤隊來接手,馮震在最後發表了一席感性的談話
「我即將於下個月屆齡退休,最近一陣子,整個警察團隊損失了很多精英,包含我們局裏一些朝夕相處的同仁,我希望能在退休之前,不要讓我的職業生涯留下遺憾,希望署長能夠讓我來指揮這次的行動,我一定能夠交出漂亮的成績單,不過首要的是減少人質和我們同仁的傷亡…….」
「學長,這件事還是讓年輕人來吧,您沒有像其他人請假,反而仍舊堅守崗位,這已經讓人非常感動了……」署長是馮震的後期學弟,在當下已經打破了階級的分別
馮震沉思了一會「報告署長,請讓我接下這個任務吧」
署長心想,讓一個堂堂的刑事局副座來親自指揮這起案件,除了可以昭告國人警方對於這起重大治安事件的重視之外,如果出了事情,已經有人請纓來背黑鍋了,這又有何不可呢,這個學長的個性就是這樣,衝動、不計後果,所以要退休了也才幹到這個位置,反正了不起是幫他多請一塊警察獎章而已
「既然如此,學長,那就難為你了,有什麼需要儘管說….」署長說完後兩腿一併,向他的大學長敬了一個禮。
馮震立即返回了局裏,帶著一票偵查人員準備前往新亞大樓,他脫下西裝外套,將配槍插入腰間的槍套,再穿上深藍色的防彈背心,在銀灰的頭髮下,雖然多了付眼鏡,但是那種整裝出發的感覺和心情,就像回到了二十年前,那個令道上聞風喪膽的辣手幹探,又要出動去抓個大尾的回來。

陳俊庭先把行李袋藏好後,撬開了電梯機房的門,高樓上的強風灌了進來,總算他們可以不用再呼吸充滿了機油的空氣,陳俊庭和張倩云分別拿出手機向自己的上級回報,所得到的指示都是要他們原地待命並且避免接觸,另外就是維安特勤隊已經上路,聽到這個消息,讓他們都非常興奮,這代表著他們很快就可以離開這鬼地方了。
馮震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新亞大樓案發現場的前進指揮所,他在聽取了分局長和霹靂小組隊長的報告之後,邊搖頭邊陷入了沉思,他走向指揮檯的地圖邊,那兒有目前警力的部署狀況
「我已經將維安調過來了,這次我們將採用前後進攻的方式,讓歹徒首尾不能相顧」
馮震說得挺有把握的,但見識過歹徒強大火力的分局長可是不敢茍同,除非維安特勤隊有什麼秘密武器,不然的話,只有奇蹟出現才能保得住他這個分局長的位置;台北市警局的局長也在隨後進入了前進指揮所,雖然他對於馮震代表刑事局強力介入的舉動不以為然,但是署長已經有了指示,要求全力配合,沒關係,就看馮震怎麼搞吧。

新亞大樓前的封鎖區現在瀰漫著柴油引擎的隆隆聲,康明斯V-504 V8型水冷柴油引擎推動著近十一噸重的V-150S輪式裝甲車,黑色塗裝上有著白色明顯的警察兩個大字,這是警方從軍方轉撥來的裝備,共有四輛,上頭都配備有國造的T75班用機槍,這次行動中調用了兩輛,可見署長是很挺馮震的;現在第一輛V-150S輪式裝甲車,裝載了八名維安特勤隊員和裝備以10公里的時速向新亞大樓正門推進,同樣在新亞大樓後方的地下停車場入口,也就是警方幾次都攻不進去的地方,這次配置了二十名維安特勤隊員;陳俊庭趴在50樓頂的牆邊,俯瞰著地面上發生的事情,雖然一切的事物看起來都變小了。

很快的,機槍同樣從五樓處開始掃射,V-150S的均質鋼裝甲能夠防護7.62公釐子彈及砲彈碎片,所以可以見到子彈在裝甲上彈跳的火花,特勤隊員在車室內得以受到保護,而車塔上的特勤隊員也用裝配的國造T75班用機槍對著歹徒的機槍射口反擊,這支由聯勤兵工廠製的T75,其槍匣比M249來的大些,每分鐘600發的射速和每秒900公尺的槍口初速雖然比M249都來的慢了些,但是搭配著5.56公釐的子彈,在這個距離上,威力並不會輸它,很快的,五樓的射口停止了射擊,馮震在指揮所外看著這一幕,並且聽著無線電的回報,臉上浮現了一絲得意。
「他媽的…..」
士官長邊咒罵邊端著機槍,一個翻滾,跳開了原本射擊的位置,而那裏立即就有一排警方的子彈招呼上來,連擋彈沙包都被打翻了幾個,儘管士官長閃避的速度飛快,但還是受到了擦傷,他轉身把槍背上,接著又往那幾口箱子跑去,士官長拖出其中一只,另一只箱子被連帶著給拖下地去,箱子意外的開了,露出裏面的物事,那是支RPG7單兵反裝甲火箭發射器和幾枚火箭彈,至於士官長拉出的箱子,在打開箱蓋後,裏面躺了兩支AT4單發式單兵反裝甲武器。

V-150S開始加速至時速20公里,此時突然從原本停止射擊的五樓射口處產生了一道亮眼的火光,挾著煙霧筆直得往警方的裝甲車射去,一枚AT4擊中裝甲車後方的地面,爆炸聲和揚起的塵土令封索線外的眾人都嚇了一跳,士官長拋去手中那具打完的AT4,又去拿了一支,他拉開發射器時,發射管上的瞄準具自動得跳了出來。
又是一道同樣的火光,這次擊中了V-150S前端的駕駛室,HEAT(高爆穿甲彈)火箭彈以每秒285公尺的初速從AT4前端射出,在不到半秒鐘的時間裏擊中了它的目標,它具有可穿透420mm厚裝甲的實力,駕駛室立即被貫穿,爆炸聲中止了裝甲車的行進,車室內倖存的特勤隊員立即從尾門逃生,這輛由美國卡迪拉克•蓋奇公司所製造的金屬巨物,在它的燃油被引燃之後,引發大火和陣陣濃煙。

馮震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周遭的官警開始竊竊私語,他們在猜測歹徒是不是恐怖份子或是蓋達組織的成員,該不該請軍方協助,馮震進入指揮所,他拿起電話直接打到在台北松山機場待命的空中勤務總隊,接著他交付一項任務給特勤隊長,待會另一輛裝甲車出動時該如何如何,馮震說完後立即出了指揮所,驅車前往松山機場。

「我的天啊」陳俊庭驚呼一聲
張倩云不解得看著他,於是陳俊庭把他所見到那維安特勤隊的裝甲車遭到攻擊的經過講了一遍,張倩云不敢相信這種電影情節竟會出現在樓下的廣場上
「我要下去看看」陳俊庭檢查了一下手上的AK47
「可是上頭不是要我們避免接觸嗎」
「我不管上頭怎麼說,我可不想坐在這邊乾等」陳俊庭頓了頓「妳要幫我嗎」
張倩云雖然有其他的選擇,但是她仍然是用力得點了點頭
「謝謝妳的支持,我有一個想法…..」
上尉和帶著瘋狗和其他手下又從32樓下到了16樓,並且逐樓清場,將一些仍躲在百貨公司各樓層間的顧客或服務人員全都給趕下樓去,上尉來到了五樓,看到士官長包紮的手臂,於是點了一根煙給他,士官長接了過來吸了一口,上尉從破裂的窗口可以見到樓下廣場上正在燃燒的那輛V-150S,上尉點了點頭
「差不多了,別再玩啦,我們要上去辦正事啦」

張倩云跟著陳俊庭開啟了天台進入50樓的安全門,接著躡手躡腳得下了樓梯,在電梯間有一台電梯開啟著停放在50樓,他們並不曉得上尉留了一個手下看住這個樓層,而50樓是一個會議廳,現在並沒有人使用,只是那個看守的歹徒現在不知道跑去哪裏摸魚了,陳俊庭把配槍抽出來交給張倩云
「儘量守住這裏,如果不行的話就躲起來」

陳俊庭快步進入電梯之後,把停住電梯的開關關閉,接著直接按了最底層32樓的按鈕,電梯快速得往下降去;也是巧合,坐鎮在32樓的少尉去了趟廁所,因此沒有看到電梯裏監視器傳來陳俊庭的畫面,而當少尉回來坐回到椅子上時,電梯叮的一聲停到了32樓,少尉疑惑得看了一下監視器畫面,剛好見到一個影子閃出了監視器的範圍,少尉覺得不對,正要去取腰後的那支德製USP型手槍時,他聽到背後傳來了冷冷的聲音;在此同時,電梯過了開啟的時間,自動的關上了門,然後又上升到原本設定的50樓去了
「雙手舉高,慢慢轉過身來」
少尉開始他最擅長的偽裝,於是笑道「別鬧了,是小張嗎」
他邊說邊轉過身來想要伺機而動,但是陳俊庭不給他任何機會,AK-47冰冷的槍管頂住了他,少尉只得勉強把手舉了起來
「現在慢慢的走出來」
少尉從櫃台中走出來,心裏頭在思忖著該如何是好,陳俊庭押著少尉走到32樓的大廳,接著伸出左手搜著他的身,果然搜到那支裝了滅音器的USP手槍,陳俊庭順手把槍扔到一旁
「說,你們是什麼人,來這裏做什麼」
少尉轉過身來笑而不語,陳俊庭壓抑已久的火氣上來了,他用槍管戳了一下少尉的肋骨
「別耍花樣,快講」
「好,我講」少尉仍舊笑著
突然間,少尉身子一扭閃開了槍管,左手順勢拉住了步槍的上緣,陳俊庭雖然在當下就扣了板機,但還是晚了一步,AK-47在全自動射擊之下,立即便打空了彈匣內的子彈,少尉就在等這一刻,他右手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了一把消光的黑色格鬥刀,雙面開鋒,中間還有一道鏤空的血槽,對著陳俊庭便劃去,陳俊庭看到刀子劃來,立即撒手放了步槍,往後跳了一步,少尉將奪來的步槍順手往地上一扔,反正裏頭也沒有子彈了,少尉的身體微傾,右手反握刀柄,露出了陰森的笑容,在那一刻,陳俊庭認出了眼前的這個傢伙,他是曾經出現過在醫院的監視器畫面中的人,也就是他在醫院要將張志邦滅口時,殺掉了當時派出所的巡佐副所長還毀掉了一個年輕警察的未來
「原來是你」陳俊庭終於和這個殺手面對面了
「你認得我嗎」少尉笑得更加陰沉
「你化成灰我都認得」
「呦,我搶過你馬子嗎,不然你怎麼那麼生氣」
陳俊庭垂著雙手往前跨了一步,一付大無畏的模樣,少尉心想,又是一個找死的傢伙,當下右手橫刀斜上一推,就往陳俊庭咽喉割去,陳俊庭才偏頭閃開,少尉又把刀往右下斜刺,陳俊庭還是只能往後閃開,少尉再橫刀一掃,這次陳俊庭慢了一點,腹部的衣服被割了道口子,他感覺到一陣刺痛,陳俊庭低頭一看,原來自己的肚子上被劃了一刀,好在傷口不深,只有傷到表皮,但是已經有鮮血滲了出來。
少尉這三刀是一氣呵成,特戰部隊的訓練就是在將一些動作連貫化、反射化,少尉將刀子在雙手間擲來擲去,像極了老電影中惹人厭的流氓;陳俊庭深吸了一口氣,舉起了雙手護在胸前,側著身子擺了個架式,他眼神中充滿著平靜,接著淡淡的說了一句
「來吧」
少尉不屑的啐了一口,接著突然身形一矮往陳俊庭滾去,刀子就往他腿上招呼,陳俊庭只往後退了一步,刀鋒也就剛好差那麼一點砍上,少尉起身就提刀往上一刺,陳俊庭也只是往左一閃,接下來的就大出少尉的意料了,陳俊庭在閃身的同時搭上了少尉持刀的手,少尉趕緊抽手,卻已是不及,陳俊庭上步一靠,把少尉給震了出去。
少尉覺得陳俊庭只是運氣好罷了,他提一口氣大吼一聲衝向陳俊庭,希望這次可以把他撲倒,然後再來料理他;而陳俊庭看準來勢,身子往旁邊一轉,雙手又搭上了少尉,藉著他的右臂和前衝之勢,一招雲手使將開來,將少尉往身後一帶,把他給扔了出去撞上了牆,少尉登時鼻血長流,而陳俊庭又再次向他緩緩走來。
少尉扶著牆站起來,看到陳俊庭已經走近,當下反射式得舉刀便刺,陳俊庭也在同時雙手搭了上去,搶上一步,對著少尉的胸口用肩頭就是一靠,少尉哼都來不及哼,就往牆上彈去,太極拳中的靠勁是極近身的打法,用的是身體與敵人靠近之時,以抖勁的震彈擊人,有如象棋中的將帥親自出征,八面威風、氣勢逼人,少尉被震到橫隔,呼吸登時滯塞,但是他仍強自反抗,這一出手可又是不得了了,又讓陳俊庭給搭上,只見一記前招,將少尉的重心給帶動,接著後招讓失去重心的少尉把胸腹露了出來,最後陳俊庭再雙掌一按,勁力催吐,讓胸腹被擊中的少尉當場嘔吐起來
「投降吧」陳俊庭面無表情得道
「好……好…我…我…投……降」少尉語不成句,右手的刀放到了地上

陳俊庭要少尉趴下來以便徹底搜身之際,少尉左手突然又生出了一把匕首,往陳俊庭小腹刺去,這一下來得又險又急,眼看他就要閃避不及之時,陳俊庭先用右手按住了少尉的左腕,緩住了對方前刺之勢,接著才退了半步,然後左手扼上了少尉的咽喉,左腳又跟著上前絆住了對手的後腳根
「這是你自找的」陳俊庭在看著少尉的當下,眼神中盡是殺意
少尉登時重心全失,僅靠著被扣住的左腕、喉嚨還有後足根來支撐身體,等於是半懸著身子,他顧不了重心全失,想出右手來扳開陳俊庭扼住咽喉的左手,但是陳俊庭手上不斷施力,少尉的臉先是漲紅然後又慢慢褪色,眼臉周遭都爆出了血點,眼珠也充血通紅,他的右手逐漸失去氣力,舌頭吐了出來;陳俊庭一直到少尉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之後,才鬆開了雙手,少尉如同一攤死肉倒在地上。
陳俊庭拾起了那支裝了滅音器的USP手槍,又到少尉的身上摸到了兩個彈匣和他們通話用的無線電,陳俊庭按了通往樓下的電梯,進了電梯後,他發現只能按16樓以下的樓層,看來電梯應該是被設定過了,陳俊庭心想,好吧,那就從16樓開始吧;在陳俊庭進電梯下樓的同時,上尉和士官長兩人則搭乘電梯往32樓移動,他倆一出了電梯就看到倒地不動的少尉,士官長是罵聲連連。

張倩云看到上升回來的電梯時,緊張得在電梯門邊持槍警戒,當空著的電梯開啟時,她終於鬆了一口氣,不過電梯抵達時發出那叮的一聲時,倒把那名留守在這裏卻躲起來摸魚的歹徒給吸引住了,他當下拉了槍機,確保槍膛內有子彈,接著他開始搜尋樓層;張倩云突然聽到有腳步聲靠近,於是循著聲音望去,卻看到一名手持AK-47的歹徒剛好也向她望來,張倩云只來得及往一旁跑去,而槍聲和子彈則隨後趕了上來,歹徒拔腿狂追,由於距離不遠,張倩云身處於電梯旁,乾脆就進了電梯,她慌亂中將儀表上的按鈕胡亂按一通,但只有32樓的燈光亮起,她又忙著按下閉門鈕,看著電梯門緩緩關上,張倩云鬆了一口氣,突然間,一隻手攀住了電梯門緣的安全防夾裝置,電梯門又重新開啟,張倩云二話不說,拔槍便射,企圖來個先聲奪人,但是歹徒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並沒出現在電梯門口,而當電梯門又再度關閉時,歹徒將電梯廳外的鐵製垃圾桶塞了進來,如此一來,電梯門將會在夾到垃圾桶時再次打開,一直不斷得啟閉,電梯則永遠不會降下,電梯門縫中又伸進了AK-47的槍管,對著電梯裏面就是一陣掃射,張倩云利用面版處的曲折空間做最後的掩蔽,她已經無路可逃,在這電梯的狹小空間中忍受著巨大的槍響,在絕望之際,她突然想到電梯上方不是都有一個逃生口嗎,想到這兒,她立即收起槍,踩著電梯內的扶手往上爬去,果然給她摸到了那個逃生口,當下張倩云趕忙將它推開,接著用著全身的力量把自己給撐上去。
歹徒停止了射擊,他發覺電梯裏沒了動靜,心想是不是已經把對方給打死了,於是他探身一看,發現電梯裏竟然是空無一人,他在狐疑之際端著槍進入了電梯,首先他按了開關把電梯固定住,然後仔細的感覺,他聽到了…..
張倩云又回到了電梯井內,不過這回是在電梯上頭,剛從電梯逃生口又進入這個黑暗的空間時,因為眼睛還無法適應,所以在立足踩踏之時,發出了聲響,電梯裏的歹徒立刻舉槍狂射,張倩云儘量貼著電梯井的壁緣以閃避槍火,只見電梯被子彈射穿,一個個的彈孔讓電梯內的光線也一道道的射進了電梯井內,歹徒停歇了一陣,他又聽到張倩云移動身子的聲音,他不禁得意得喊道
「來呀,不是很能躲嗎」
歹徒當然手上也沒停著,他把自動步槍調成了半自動,一槍一槍得開著,似乎要折磨可憐的張倩云;原本處在漆黑空間的張倩云,現在從彈孔中透出的光線裏反而可以看到電梯中的內部,隨著彈孔數量的增加,可見度越來越大,當然結構也越來越差,張倩云看得到那歹徒臉上表情的獰笑,但是歹徒卻看不到處在黑暗中的她,張倩云抽出手槍,從彈孔中對準了歹徒,一口氣連開5槍,歹徒在中彈的一剎那感到非常震驚,似乎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但是隨著他身上的彈孔中流出泊泊鮮血時,歹徒還是無力得倒下了;張倩云從彈孔中看到歹徒倒地,一動也不動地躺在緩緩漫延的血泊中,她那顆快跳出嘴裏的心,總算是可以放下來了,她想從原來的逃生口再回到電梯裏去,只是當她移動時,電梯的頂部因為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以致於張倩云一踩上去時,整個坍了下來,而她也掉了下去,手槍也摔掉了,張倩云剛好跌在歹徒的屍體上,血漬沾染了她的衣服,當然幾處身體上的酸痛是免不了的;她掙扎著從還有溫度的屍體上爬起來,一股嘔心的感覺油然而生,但是她還來不及完整得調適自己的情緒時,隔壁電梯傳來到位的叮聲,張倩云才一回頭,就看到兩名戴著頭套的黑衣人,分別持著德國H&K廠製的 MP5A3衝鋒槍指著自己,從他們的穿著可以明顯得辨認出他們是維安特勤隊的隊員,因為除了他們的操作服是黑色的(不同於霹靂小組是深藍色的操作服)之外,胸前更有一個有別於霹靂小組的維安隊徽,張倩云鬆了一口氣,她拿出自己的警徽,那是刑事警察特有的標誌,一個鍍金的刑警徽章和刑警證連在一起的皮夾
「我是自己人」張倩云道
其中一名維安隊員伸手去取張倩云的證件來看,而另一名隊員仍保持著持槍的動作,那名看過證件的隊員點了點頭後,忽然把證件丟在地上,接著上前按住張倩云,並且取出束繩,把她雙手給反綁起來
「你們在幹什麼,把我放開,我是刑事局的人」張倩云大聲抗議道
此時她突然感覺到頭皮一陣劇痛,一名隊員扯著她的頭髮,張倩云不得不掙扎著站起,那名扯著她頭髮的隊員,靠近張倩云白皙卻沾上血污的臉龐,透過那戴著頭套的嘴吐出幾個字來
「我知道妳是誰了,警官,現在告訴我,妳的同伴和那只行李袋哪兒去了」
張倩云的驚恐可以在她臉上看得出來,但是她對於這個問題並沒有回應,很快的,她覺得臉上一辣,一記耳光打得她嘴角流血,接著又是一腳踹上了她的小腹,張倩云唉了一聲,疼得跪了下來,她雙手被反綁,毫無反擊的能力,張倩云又被拎了起來,然後貫在電梯外的牆上,她趴在地上喘息,疼痛已經佔據了她的四肢百骸,淚水不自覺已經濕潤了眼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