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三六九出發往黑森林,沿路是800公尺距離的之字形陡上,我們的頭燈在腳前以冷藍色光照亮去路,每過一個轉折點就要喘口氣歇歇,不過在我十步一殺的心法之下,內力仍源源不絕,我稍一提氣,滿盈單田,當下展開草上飛輕功絕技……..好像武俠小說~太誇張了~不過在這樣有規律的循環下,體力倒是不會減損太多,看著地上的路標~100100公尺的前進,我們抵達了黑森林的入口,步道延伸至森林中,原本就是黑色的森林在夜色中比夜更黑。

黑森林~光聽這名字就夠嚇人的,再加上一些有的沒的傳說,更增添它的神秘感,雖然我沒聽過什麼有關它的傳說,不過有人在裡面走失了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事情,因為聽說黑森林裡的路徑頗多,稍不留意走錯了,那就不知道走去哪裡了;在黑森林裡我們的確有發生類似的情況,我是走第一個帶頭的,每到有路徑混亂不明的時候,大家就會一起來觀察,看看那條才是正確的路徑,我抱著謹慎戒懼的心態走在這片純冷杉林之間,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把大家帶上山難的不歸路,好在黑森林感受到我對大自然崇敬的心,沒讓我們在夜色中迷失;天漸漸亮了起來,光線滲進森林,身處在這杉木構成的三度空間之中,那種感受實在是難以形容,只能說大自然真是奇妙。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在黑森林中感受不到海拔的提升,森林中不時會有雪管處設的柵欄以防山友走進不正確的路徑;在一處上坡的路段
~狐狸又出狀況了,他說他的頭很痛,而且還發冷,我聞訊立即停止全隊的前進,我詢問他的症狀,並且作出可能是非常沉重的選擇,我對狐狸說~也等於是對全員宣佈“如果不行的話~不要勉強~我們就回去吧”有時候身為領隊,必須果斷地作出一些決定,讓損害降至最低,所以當我作出此種準備時是多麼沉重的,想想看~準備了那麼久~又辛苦地來到這,卻可能無緣攻頂。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但是各位看倌如果認為這就是雪山遺恨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們的狐狸怎麼可能這樣肉腳,雖然說自從他交了女朋友之後,這是第一次看他爬山,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體能不足的樣子,不過我覺得他的症狀應該是流汗後受涼所致,而本來就那付死樣子的士官長,一聽到我的宣佈之後,立即“活了過來”並且連聲附和大聲支持,我詢問狐狸的症狀及感受與在玉山北峰相比如何,他說還差遠哩,好~我知道他應該沒事,這不是高山症~所以我們就繼續前進,而在我身後又再度傳來士官長的抱怨“ㄡ~走慢點啦”。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出了黑森林,驚覺最惱人的事又發生了,大霧瀰漫,連雪山最著名的崩谷地形都看不著,我們一步一腳印地繼續循著步道前進,沒了森林的遮蔽,風毫不留情地往我們吹來,在裬線上升的途中,我突然覺得冷,這是一種警訊~告訴自己的體溫在風寒效應下逐漸散失,我剛巧又偷懶~把外套的內裡和手套留在山莊,現在的我開始逐漸感受到雙手有些許僵麻的感覺,我開始失溫了,為了避免憾事發生,我開始將雙手輪替置於外套口袋中,雖然一次只能放一隻(因為還要空一隻手持登山杖),但是已經能有效改善失溫的情形,當然還要不斷得猛吃糖果和巧克力來補充熱量及抑制饑餓感,說來你們可能不信,大約每走約
5~600公尺就會覺得有點小餓~要吃點東西;在霧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看著路標不斷地倒數,在剩下約100公尺左右即可攻頂時,風勢更加強勁,玉山圓柏以詭異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的姿態在地上攀爬,好似是被風吹得飛散,但這正是見證生命堅忍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不拔之處;在經過玉山圓柏的鼓舞之後,地勢由上升轉為平緩,霧氣中突現一白色大石,走近一看
~書:雪山主峰Syue Mountain 標高3886公尺Altitude of 3886 meters ~我終於到了,在此同時~陽光從霧氣中投射出金光。

        我們趁著陽光短暫露臉的時機趕緊拍攝登頂照,可惜無緣見到聖裬線的壯麗,甚而連鄰近且險峻的北裬角都看不到~唉;隨著後方人聲接近,別的隊伍也將攻頂了,我們所有人都拍完照時,剛好另一隊上到主峰來,現在換別人慶祝了~我們把短暫的喜悅收好,因為下山還有一段長路,真正的慶賀要等平安到家才算數,我們於8點正離開主峰返回三六九山莊。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當我們一路下到崩谷時,突然間雲開霧散~連藍天都出來了,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我把握機會拍下了險峻的北裬角,接著大伙便在崩谷前留影;也不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敢擔擱太多時間,接下來的路程就是一路下坡,回到了黑森林~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到陽光穿越其中~有如夢幻一般飄邈,又見到了特殊的石瀑地形~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有難以計數的冷杉茂密地沿著山勢昂然而立…………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回程的速度非常之快,出了黑森林來到之字上坡路~現下又是霧氣濛濛,當我快接近三六九山莊時,回首望這之字路段~的確是陡且長,要我白天來走的話可能會望而卻步,難怪要選在看不見的凌晨來攻頂~因為你看見的只有眼前那2~3公尺的範圍;回到三六九~大家開始收拾行囊,這時士官長又開始嚷嚷了怎麼還那麼重”~~你和我換過來背背看,我此話一出~可以不只讓士官長閉嘴,任何嫌自己背包重的人都不敢再吵,因為我背的都是不能消耗的物品,至於垃圾~士官長一直想要把它偷偷丟在山上,不過在我厲聲狂操之下~當然是沒讓他得逞;我們於11時整點離開三六九山莊。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回程的路有上有下,我背重裝上坡時速度緩慢且又要配合十步一殺所以走得較慢,但是在下坡時可快得哩,結果瑪莉蕭因此還幫我起個綽號叫砂石車因為~~停不住,下坡時因為不斷在衝,所以疏忽了雙膝的磨損還有背包對肩背的負擔,從過了東峰~衝下哭坡之後,身體便出現疲態,當最後見到大水池回到登山口~我來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到車子旁除下登山鞋,竟然坐在地上站不起來,瑪莉蕭和狐狸與我同時返抵登山口,他們也好不到哪去,當時是14:30;莫約半小時後~士官長和黑嘴兄也到了,我們便驅車下山,士官長嚷說肚子餓~一定要先去山下最近的小吃店吃東西,不錯~很高興士官長從死樣子活過來了,他一下山就好了~這算不算也是一種高山症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