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第三章)

在下北峰的過程可算是一路順暢,不過路徑比較不明顯,上山時只要向上走就會到
,但是下山時若走錯路就不知道會走去哪裡了,因為路徑不明顯,所以有時候要評
估,甚至於有些路走到最後發現太險峻,只好再返回重新另覓新路;我和范先生就
曾經走錯方向,應該要走陵線,可是卻因為路走得順而往山下走去,直到我倆發現
離標的越來越遠(我們以雪坡做為參考點)後,才趕忙修正路線,當時也顧不得再覓
新路~我們立即直上陵線,一路上可算是"披荊斬棘"~穿越樹叢直切~好在返回當初的來路,不然真不知道會走去哪裏.
.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瑪莉蕭""狐狸"還是一馬當先~果然是後生可畏,他倆的距離已超越我和范先生

快兩座山頭了,我倆只好先看著他們爬上雪坡再上風口碎石坡然後消失在主北峰口;當我和范先生抵達雪坡前的一塊平地時,我打趣地問道:要不要用手機打112求救,然後坐直昇機下山;不過後來我想想~這一公斤的運費要300,我又那麼重,身上又沒那麼多現金,如果又不接受刷卡~~~~~~算了~還是自己爬回來好了.

在上雪坡前,我們先把雨褲穿上,又再加強保暖衣著,和范先生交換了目前生理上的症狀,經過研判~先生是急性腦水腫,而我是急性肺水腫.

當我們裝配齊全後,便往上前進,首先便是雪坡的挑戰,先前的惡夢又再次來到,

過有先生之前的調教,這次我比較能夠順利的尋找支點~平衡~移動再不斷的循環,先生因為登山杖深入雪中,在拔起時從中脫離,索性他便雙手各執一截,在雪地中運動反而更加便捷,而我也因為戴上了墨鏡而沒有因雪地反光的雪盲現象.

平安度過雪坡後,我倆在風口碎石坡下看著那險惡的地形不自覺傻了~我們剛才是怎麼下來的.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接下來才是最兇險的部分;這段陡坡雖然全程有鐵鏈,但是有些已經鬆動,強勁陣風不斷披天蓋地得灌下,我們每一步走得是倍極艱辛,鐵鏈的支柱間隔約2~3公尺,我們每經過一段支柱的距離時,便又要停下來大喘氣,上北峰時的慘狀再現,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突然一陣更強的陣風襲來,我不得不更貼近地面,雙手緊抓住鐵鏈支柱,我相信~只要我一放手~那我就隨風而""~

在這些諸多的狀況下,我們仍然繼續前進,因為只要一放棄,我們就回不去了;我本來將外套的拉鏈拉到頂,並且用外套的帽子再罩住我原本戴的帽子,這樣不但保暖還可以遮住口鼻~讓吸入的空氣不致於太冷太乾,但是卻突然發生一種狀況,我吸不到空氣,眼前的光線整個的暗了一下,我大吃一驚,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我趕緊將護住口鼻的外套部分拉下,然後大口吸氣,但是就在此時~原本不停的陣風突然來勢洶湧力道強勁,風勢順著灌入我大口吸氣的口鼻之中,乾冷的空氣瞬間擁入,雖然緩解了我剎那間缺氧的震撼,但是乾冷強勁的氣流又在轉瞬間讓我無法呼吸~口鼻黏膜立即乾燥~肺部氣管立即收縮而乾咳,而此時的我又正好在往上踏著碎岩,而那塊黝黑的岩塊又恰巧是鬆動的,它立時翹起反砸在我右腿脛上,我也因此重心不穩而遭風勢吹動.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正當欲摔落之時,我固不得呼吸困難及身體痛楚,當下緊抱住一旁鐵鏈;驚魂甫定~抬頭往上望去,離主北峰口莫約還有100m左右;先生在我後面見到我突然一個踉蹌,趕上前來問道:還好吧~~我只答了這不算句子的一個字.

隨著鐵鏈支柱的減少,我倆離主北口就越近,期間又曾發生過一次眼前發黑的情況,但還算是平安渡過,只是呼吸著乾冷的空氣,口鼻很是難過,另外我發現我戴的手套(GORE-TEX的掌心加耐磨處理~雙層可分離~內部保暖)因為拉鐵鏈竟然已經磨穿了;對了~你能體會那種呼吸困難感覺嗎~你可以試著打開家裏的冷氣機,開到最低溫再加上強冷~如果能調到0度左右是最好,然後把你的臉湊上去大口呼吸~當然轉速能夠運作到讓風速超過20km~那樣就比較接近我當時的狀況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