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終於來到這地方,人稱「遺落在南橫的寶石」、「天使的眼淚」,沒錯,就是嘉明湖,為什麼要說我終於來到了呢?因為打從95年起,我就開始不斷得想往這裏去,話說95年的6月間,我打點好了一切,就在要出發前的幾天,老闆不准我的假,然後在7月的黃道吉日,中央氣象局發佈海上路上颱風警報,不但沒能成行,連台東縣警察局關山分局向陽派出所都打電話來關心,叫我別上山去,我當然也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嗯,好,接下來便是96年的2月間,這次一切都搞定啦,清晨5點從台北出發,殺到南橫的向陽已經是下午1點了,那時是冬天,往埡口的途中 除了部分道路結冰之外在太陽下居然都還有攝氏1度到0度的氣溫,重感冒~受不了 當時我的入山證申請入山的時間是從隔天才開始,向陽派出所的警察不讓我們提前進山,好吧,那我就等到深夜的0時總可以了吧,這樣就算是明天啦,隨著夜幕低垂,氣溫也開始下降,我不得不添上了衣物,在進車裏之前,我拿了一只裝了半滿水的鋼碗放在車頂,只為了想驗證一下當時的低溫,在車裏邊睡邊等著時間到來,腳底卻從來沒有暖過,而喉嚨也開始越來越痛了,這下可奇怪了,頭也開始有些微燙,大概是前夜沒睡又開夜車殺下來,現在身體出狀況啦,這真要拖著病軀上山,我看就算沒得高山症也要重感冒摟,眼看症狀加劇,我只好在深夜11點時痛下決定~撤,當然車頂上那隻碗收回來時,裏邊的水已經倒不出來了,看一下車上的恆溫空調系統,室外溫度已經到了零下,也因為如此,我不敢往台南端下山,因為那白天就結冰的道路,在夜晚應該只會更糟吧,然後我在深夜的南橫公路上,限速25公里,我開到80,就這樣一路「夜奔」到了台東,接著有殺過南迴公路到屏東,再接上高速公路回台北,真覺得自己好像白癡,在這麼短的時間環島哩。
再來是97年的5月,這次也是萬事齊備,不過,老天爺不給面子,我看了一個月的衛星雲圖,禱告不要下雨,就算是我出發的那幾天也行,可偏偏我賭不到,記得我車行一下台南官田系統,迎面就是傾盆大雨,一直下到南橫的向陽,當我去派出所驗妥入山證時,警察還說山上頭的風雨應該更大,不管了,這次我是鐵了心要上去,我穿著全身的GORE-TEX衣褲及登山鞋,在沒停過的雨中重裝前進,上坡的泥濘真的很不好走,還記得我是下午3點出發,當我在林間時,時間準時一到6點,整個天色就像是關了燈一般,「瞬間」給他黑掉,真的是把手伸出來看不到手指,勉強取出頭燈,繼續在雨中奮鬥,尋找當晚的落腳處「向陽山屋」,當停下來休息時,我關上頭燈節省電源,黑暗又在瞬間吞噬了我;在雨夜中重裝趕路,跌跌撞撞,心中的恐懼早已壓過身體的痠痛,心中正犯著嘀咕時,我看到了微弱的燈光,那是向陽山屋外的LED燈光,我就像汪洋中的一條破船,看到了燈塔,忙往山屋奔去,當我開啟了山屋的門時,我沉重的喘息壓過了四下的雨聲,裏面的山友個個都吃驚得望著我,雖然裏面只有5個人;我換了乾淨的衣服,把自己搞定弄得舒服後,草草吃了東西(黑糖煮水配肉乾),便裹著睡袋睡了,心想~明天的天候應該也好不到哪去吧,果然,雨一晚上沒停過,向陽山屋~6 我就狠狠得給他睡到早上7點,實在是睡不下去了,只好開始打包準備回家,在下山的途中,我看見了雨過天青的山嵐~山景~9
以上的故事,便是各位看倌在我相簿中向陽遺恨與向陽遺恨之雨夜驚魂裏所發生的不愉快,現在我們把時間拉到98年的3月,我跟老闆吵著要去爬山,本來一切都可以沒問題的,天候也棒得可以,突然間,我的小組成員跟我說:「你不要走,接下來的CASE需要你」,好吧,我能怎麼辦,誰叫我是小組長,我留了下來,接著是4月,本來也是安排好了行程,結果一直下雨,等到雨停了,我們又被抽去業務檢查,看來嘉明湖對我是有魔咒吧,不然怎麼會這麼多次都不能成行,現下來到了5月,天氣不是很穩定,南太平洋上又有幾個熱帶氣旋在蠢動,禱告千萬不要轉為颱風,可是莫非定律告訴我們,它就是會變成颱風,而且還一次2個,雖然其中一個離台灣太遠,但是另一個可不一定了,我天天盯著中央氣象局的網站,希望能傳來點好消息,在出發前的5天,那個最後的威脅也解除在太平洋上了,現在我大膽得遞上假單,我要去打破魔咒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許小科
  • 太厲害了吧....就是連阿狗也受不了

    分隊長.....希望您也能將征服高山鍥而不捨之精神運用在刑案偵查上,將來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 劉建明督察
  • 給樓上的許科員...原來你也在這邊逛街阿..(公務電腦不准上色情網站)先記你申誡一次..這不是是色情網站嗎??喔喔..那我跑錯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