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的要求已經說完了,現在請各位排隊,依序過來這邊把手機交出來,動作加快….」士官長對自己的演說很滿意,他看著這批瘋狗的手下,也是自己訓練過的人動作都漸漸有了自己的影子,心裏感覺非常快慰。

電梯門在32樓打開了,陳俊庭一行人在銀行公關經理的帶領下出了電梯,隨即走向另一組通往樓上的電梯,當他們經過控制櫃台時,由少尉偽裝的保全起身站了起來,那個公關經理搶先一步開口
「你們是怎麼辦事的,我們被困在電梯裏那麼久,你們的反應怎麼那麼慢,我要跟你們公司投訴」
「對不起,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會改進的」少尉演得很像那麼回事
「咦,剛才那個人呢」公關經理看著少尉感覺很面生
「他臨時去上廁所,所以我先代他一下」
他們全都往電梯走去,而陳俊庭一行人則好奇得東張西望,彷彿進了大觀園一般,所有的人都沒有查覺到有任何的不對勁,但是陳俊庭卻感覺聞到了什麼,空氣中有著某種很淡很淡的味道,就像是血的腥味,他也不相信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感覺,但是畢竟他經歷了幾次重大的案件,對於血的氣味已經漸漸得熟悉,只是在眼前的一切,看來都是那麼樣的正常,或許是自己多心了吧,陳俊庭是最後一個進入電梯的人。

瘋狗聽到防火門外,電梯發出了叮的一聲,當下便要拉開防火門,拿著槍衝出去,但是上尉拉住了他,並且還用手指放在唇上,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瘋狗搞不清楚上尉的用意,只見上尉把手上的G36C突擊步槍交給了他,接著比了比自己和眼睛,又往門內指了指,瘋狗了解上尉的用意,他要進去銀行看一下狀況
「記得等我信號」上尉說道

36樓的外商銀行,裝潢陳設與一般的國內銀行完全不同,取的是國外那種古典建築的風格,石材建料都不似一般國內銀行那種塑膠隔板,看來這邊往來的客戶應該也都是大有來頭,不過平時倒也沒有什麼客戶會親自前來,畢竟現在有種東西叫做網際網路,客戶可以從自個家裏來瞭解自己的戶頭,不用親自跑一趟,尤其這些有錢人;公關經理領著陳俊庭一行人穿過櫃台,銀行的法務專員已經等候多時了,張倩云出示了法院的命令還有那隻害人無數的鑰匙,法務接下查對無誤之後,向著這堆警察問道
「你們有保險箱租用人的名字嗎」

上尉壓低了鴨舌帽,從防火門進入了銀行大廳,因為他的裝扮是非常的格格不入,因此馬上引來了銀行保全的注意
「你要做什麼」外商銀行的保全穿著西裝領帶,胸前別了張識別身分的證件
「大哥,我們是簽約的清潔公司,今天的這個時間是要來打掃的,地板還要上蠟呢」上尉說著
「可是我們沒有收到通知呀」
「大哥,拜託你再確認一下」上尉的另一隻手按了一下無線電發話鈕
瘋狗帶著手下拉著一堆清潔工具和一個大垃圾桶,從樓梯間的防火門進了銀行
「領班,我們東西要放哪兒呀」瘋狗假裝大聲得問道
「就隨便先放著吧」上尉應和著,然後轉頭對著保全道「你看我們都來了」
「對不起,我沒有收到通知」保全仍然堅持
「是嗎,好,沒關係,那我就把我的人通通叫走,到時候你的老闆問你為什麼地板不會亮,那你就準備自己擦吧,我們是不會再來第二次的,哼」上尉很清楚這種要下面人負責任的狀況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嗯….」保全遲疑了
「到底行不行,我們還有兩處地方要去做哩,你倒是說呀」
「好吧,你們就開工吧,不過聲音要放輕」
「行啦」

警察局勤務中心,在接獲新亞大樓發出的警報之後,執勤員先是打了通電話過去,而得到的答覆是誤觸警報,可是接下來陸續接到了幾通零星的報案電話,內容都是新亞百貨公司遭歹徒挾持,這種近乎不可能的案情只有在電影裏才會發生,不過為求謹慎,他還是拿起電話打給了分局的勤務中心,要求派人前往了解狀況
「803、803,80呼叫」派出所的無線電開始喊了起來
「803回答,什麼事啦」巡邏警網回答道
「勤務中心通報,新亞百貨遭歹徒挾持,請前往了解狀況」
「80,這種只有神經病才會謊報的案件,你叫他別鬧了」
「快去吧,算你運氣差」
兩名制服警察騎著機車來到了大馬路旁的新亞百貨,他倆把車就往路邊一靠,下了車後,邊往新亞百貨正門走去邊拿出無線電,準備一如往常的要回報是謊報案件,但是當看到了鏤空的鐵門都拉下來時,警察的本能讓他們直覺反應到有些不對勁,再加上往內看去,一片黑漆漆的視野,與往常那金碧輝煌的模樣完全不同,而裏面還有許多的人影在地面晃動,一名員警走上前貼近了臉去看,這一看可是令他大吃一驚,電影裏的人質危機現在正上演著,裏頭的男男女女都坐在地上,他想要看看是些什麼人在挾持人質,只是從他這個角度並沒有辦法看到那些穿著工作服和鴨舌帽的匪徒,他正想要換個角度來觀察時,卻赫然發現,在鐵門內的玻璃門中,有一支黝黑的槍管正對準著他,這名警員在瞬間往右邊向地上一滾,一支AK-47隔著玻璃門和鐵門就開起火來,員警雖然狼狽但卻撿回一命,要是剛才沒有這麼一滾,那可是穿頭破腦之禍呀,他趕忙趴在地上向一旁的矮牆匍匐前進以尋找掩護,另一名警員見狀,立即拔槍還擊,百貨公司內的匪徒只輕鬆得往旁邊一閃,員警手槍所發射的9MM彈頭無力得打在鐵門或是穿過玻璃門,倒是苦了大廳內那些人質,一個個驚聲尖叫,深怕哪一個倒楣鬼會被流彈波及,士官長看到這種場面不禁大笑起來
「這真是越來越好玩啦」
剛才躲到矮牆旁的警員除了一手拔槍警戒之外,還一邊大聲對著搭擋喊道
「不要開槍,裏面好多人質呀」

「嗯,麻煩你試試余光翌吧」張倩云對著法務專員說著,並且還提供了余光翌的出生年月日及身分證號
法務坐在電腦前,先輸入了自己的代號密碼後,又將職員證往一旁的感應器觸碰了一下,電腦畫面便進入了查詢的內頁,法務又繼續在鍵盤上敲著,當輸入了余光翌的資料後,他瀟灑的按下了ENTER,不到兩秒的時間,畫面又有了變化,電腦顯示出余光翌在這間銀行開立的帳戶和保險箱號碼,帳戶顯示出一筆筆以國外貨幣為單位的資金在其間出入著,而且也有一些提領大量現金的記錄,雖然這對一個會計師而言,還不至於到令人起疑的地步,但是再看看著些金額進出的帳戶,也全是國外的銀行,諸如開曼群島、維京群島這些地方,都是國際上耳熟能詳的洗錢地點,也因此吸引了張倩云對這裏面所隱藏的秘密感到興趣,再看了一下余光翌的保險號碼-1087
「那麼麻煩你,除了這些資料我們都要之外,可以帶我們去看一下保險箱嗎」張倩云道
「當然,沒有問題」法務專員笑容可掬
張倩云和她刑事局的同事便在法務專員及另一個負責保險箱的職員的帶領下要進入保險箱的儲放空間;陳俊庭的視線環顧了一下四周,他不經意得和一名清潔人員的眼神交錯了一下,在那不到一秒的時間裏,陳俊庭想起了一些在玉山上的事情,尤其是看到對方臉上彷彿有道疤痕,那不是刺過自己一刀的傢伙嗎,可是明明他已經被打下山崖了,怎麼又會出現在這裏呢,陳俊庭有著想上前盤問的衝動
「學長,我們要進去摟」張倩云笑著催道
陳俊庭只好打消念頭,在張倩云轉身之前跟了上去,一塊進入另一個又是重重保全的空間,留下外頭兩名偵查佐和兩名派出所警員,不過他們四人也在公關經理的安排下,進入了貴賓招待室用著咖啡;上尉在暗地裏向著瘋狗和其他三人使著眼色,兩個傢伙慢慢得靠近了招待室,瘋狗和另一個人也擠向了櫃台旁的走道,而上尉則是不斷得瞄著保險箱那邊的狀況。

在矮牆旁的警員拿起無線電,強忍住快要跳出嘴邊的心跳,按下發話鈕
「2號、2號,803呼叫,新亞百貨發生槍戰,歹徒火力強大,需要緊急支援」
「803,你再重覆一次,2號這邊聽不清楚」
又是一輪槍彈射來,打得矮牆石屑紛飛,員警只有將身子壓得更低,這是他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遇到這麼強的火力,雖然之前曾經和陳俊庭一塊參與風華大廈槍戰,可是步槍的火力和震懾性,不是當時的手槍可以比擬的
「我說他媽的,我快被打死了,你們快派人來呀」員警邊說邊滾離了現場,四下的路人也都做鳥獸散
「線上各警網請注意,新亞百貨發生槍戰,立即增援…..」勤務中心終於聽懂是怎麼一回事了

保險箱所處的位置非常安靜,旁邊還有隔間,可以供給客人私密的空間來整理他們的儲放物品,法務專員領著警方來到了保險箱所組成的這片牆邊,負責保險箱管理的職員熟練得找到了編號1087的保險箱,找到後便在一旁站著引導
「警官,您要找的1087號箱在這裏」
1087號保險箱算是個大型的箱櫃,說它大,也不過長40公分、寬35公分、深70公分,但是比起一般的保險箱,它算是大的了,也因此余光翌每年花費在租用這個保險箱的金錢上,應該也是不便宜,不過這點錢跟他帳戶裏進出的金額相比,那又不算什麼了;張倩云走上前去,將這把葬送多條人命牽涉甚廣的鑰匙,插入了編號1087號保險箱的鑰匙孔中,她順著時鐘方向轉了三圈,保險箱在一記氣密開啟的聲音後,微微得自動張開了,張倩云打開櫃門,拉開了裏面的置物層,它的兩邊各有一個把手,方便供人搬動,陳俊庭趕上來幫她一道搬著,而另一名刑事局偵查員則在一旁錄影存證以確保搜索的證明力,張倩云掀開上蓋然後往裏一看,一只飽滿的行李袋靜靜得躺著,張倩云遲疑了一下,彷彿認為行李袋不應該被放在這兒,她接著伸手去拉開行李袋的拉鍊,裏頭滿是一些國外的文件,張倩云隨手拿出一張仔細得看著,這應該是國外的一些無記名債券和股票,她為求慎重,還請那個法務專員找來他們銀行內的職員過來確認,結果也和張倩云的發現一樣,若以數量來看的話,換算成新台幣,那金額將非常可觀,在這一堆的有價證券中,有一個牛皮紙袋,裏面有一本記事簿和一張光碟,張倩云隨手翻閱了一下,那本筆記簿裏面記載了許多金額的出入及買賣證卷的記錄,看來要搞懂這本東西得花上點時間才行,至於光碟的部分,則需要到外頭借用銀行的電腦來開啟,當下張倩云便和陳俊庭一塊清點行李袋內的有價證券,此外張倩云還拿出準備好的搜索扣押筆錄要來填寫。

貴賓招待室裏,一名派出所警員內急,於是便出來上廁所,當他上完廁所返回貴賓室時,聽到了他配戴的警用無線電的聲音,可能是在大樓內有通訊死角的關係,之前並沒有收到信號,而就在他返回貴賓室時,警用無線電大聲得報出了勤務中心的那段通報
「線上各警網請注意,新亞百貨發生槍戰,立即增援…..」
在原本寂靜中的銀行大廳裏顯得異常刺耳,這名警員放慢了腳步並且拿起了無線電邊將音量轉小邊認真聽著,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就在槍戰中的新亞大樓內,他想要趕快回貴賓室把這天大的訊息告訴其他人,當他穿過兩名正在打掃的清潔人員時,瞥了一眼他們攜帶的打掃工具,警員見到了某種金屬和木料結合的物事,部分結構還有著長長的弧度,好奇心的使然讓他又上前看了一下,那東西是執法者都害怕的惡夢
「有槍」警員在大喊的同時,伸手去拔美製SMITH&WESSON 5904型的配槍出來
一名清潔人員轉身就抱住了這名警員,不讓他完成拔槍的動作,另一名清潔人員則立即將那支模糊的身影抽出,幻化為一支貨真價實的AK-47突擊步槍,接著倒轉槍身對著被抱住的警員就是一槍托,警員的下巴被敲碎,牙齒也斷落數枚,他當場禁不住劇痛鮮血長流而昏了過去,貴賓室內的三人一聽外頭大喊有槍,也趕忙拔槍衝了出來,拿槍托敲人的歹徒又立即掉轉槍口,對著第一個衝出來的偵查佐便扣下板機,全自動的射擊火力讓首當其衝的偵查佐根本來不及開槍反擊,他身中五槍往後倒下,另外兩名剛衝到門口的也趕緊縮了回去,剛才抱住警察的歹徒,此時也取出自動武器,隔著隔間牆就往貴賓室裏掃射,那隔間牆並不是雙層磚牆,怎擋得住子彈約2000焦耳的衝擊威力,登時被打得千瘡百孔;退殼口拋出的彈殼鏗鏘得散落一地,掃射的歹徒打空了一個彈匣接著又換上了一個新的,另一名歹徒則搶入彈痕壘壘的貴賓室內確認在硝煙密佈之下沒有活口可以反擊,現場的銀行職員嚇得紛紛蹲下或是躲入了櫃台或辦公桌下;上尉取出了G36C突擊步槍跳上了櫃台喊道
「所有人都不許動,現在這裏由我們接管」
上尉使了個眼色,瘋狗便和另一名手下衝入了櫃台的中間走道並控制著兩旁的人員,剛才那個放他們進來的保全,現在也在被控制的行列中,他後悔當初不應該放這些人進來,可是他們的火力如此強大,又有誰能擋得住呢!
士官長現在可以聽到四處趕來增援的警車所發出的警笛聲了,他拿起無線電喊道
「天堂,這是地面,我是士官長,麻煩給我一台電梯,我要去拿重傢伙」
「沒問題」少尉邊回話邊在32樓櫃台的儀表上操作著
不一會,一台貨梯停到了大廳,士官長吹了聲口哨,一名手下便和他一塊進了貨梯下到了地下停車場,他倆回到當初開來的廂型車,打開後門,從裏頭拿出了推車又載了幾口墨綠色的長型木箱,他們用推車拉著這幾口箱子回到電梯後直奔五樓,士官長一出電梯就發現還有幾個民眾躲在這裏,當下他大發雷霆
「全部給我滾到一樓去,不然我殺了你」
這種效果非常有用,這些民眾連滾帶爬得從不會動的電扶梯下了樓,這回士官長才笑了笑,接著他和那名手下將幾口木箱搬到了玻璃窗邊,士官長又轉身道
「再去把檔彈沙包送過來」

陳俊庭等人在裏頭聽到了槍聲,各人都是為之一震,尤其又以陳俊庭感觸最深,他深自認為,為何自己運氣那麼差,他抽出配槍拉了滑套,轉身對著其餘眾人道
「跟著我」
豈料陳俊庭一出了保險箱間就被瘋狗瞧見,一輪子彈掃來,把陳俊庭給逼了回去
「這裏有沒有其他的出路」陳俊庭問著那個面如土色的法務專員
「在…出了這門..門,右轉到底….底有個安全門,通往後方的…樓梯間」
新亞大樓共有四道安全梯的設計,剛才歹徒是由前方的樓梯間進來,而且控制住了前場,陳俊庭只能由後方來撤離
「好,聽著,到時候我會掩護你們,你們就往那個安全門衝過去,準備好了沒,我數到3,1,2,3,快」陳俊庭說完就出槍往瘋狗的方向射擊
張倩云和同事及法務專員還有一位職員立即從陳俊庭後方穿過走道往指示的安全門跑去,瘋狗雖然被陳俊庭的火力壓制了片刻,但是還有上尉和其他三名手下,剎那間,槍火大作,他們全都集中向陳俊庭的方向射擊,張倩云的同事因為還提著那個行李袋所以行動上受到些影響,他在運動中被子彈擊中腿部,當場跌倒,而因此又絆倒了後來的法務專員和職員,這真是一場惡夢,就在他們彼此掙扎著要站起時,更多的子彈往他們身上招呼了過去,只有張倩云因為是第一個衝出來的,所以並沒有受傷,現在她伏低身子在另一頭看著這沒跟上的一群,張倩云看著她那已經在抽慉的同事眼神中泛著空洞,應該已是不活了,但是那只行李袋就在一旁,礙於槍火的猛烈,任你是藍波還是阿諾也都不敢冒險去取回來
「你們還是投降吧,別做無謂的抵抗」上尉開始心戰喊話
陳俊庭觀察了一下現在的情勢,看來不拼一下是不行的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看看地上的三具屍體、行李袋還有對面的張倩云,陳俊庭突然對著上尉胡亂開了一槍,馬上向著行李袋的位置一滾,一個前迴轉倒法翻了過去,順勢拿了行李袋滾到了張倩云身旁
「還杵在這兒幹嘛,快走呀」
張倩云轉身就往安全門跑去,陳俊庭又向外開了兩槍後也跟了上去,兩人一進了樓梯間後轉身變關上了安全門,陳俊庭還把一旁的滅火器拉過來,用上頭的把手卡住安全門的下緣,陳俊庭在樓梯邊也沒多想,他只想到了在電梯裏時,那個公關經理曾經說過43樓是搬空的,無論如何,只要這些歹徒不要漫延到其他樓層,應該能夠讓人命的傷亡減到最小吧
「快,上去」陳俊庭邊說邊將行李袋扛在肩上
張倩云跟著在樓梯上往上奔去,一股被追殺的恐懼,讓她的腎上腺素大量得分泌,也使她在緊張下可以一口氣往上爬升了7層樓;43樓的安全門是大開的,裏面一片漆黑,偶爾會有一絲從窗戶玻璃透進來的黯淡光線
「現在呢?我們該怎麼辦?」張倩云不安得問道
「走吧,先躲進去再說」陳俊庭稍微調了一下呼吸,對著張倩云道
陳俊庭邊說邊帶上了安全門,並且由裏面上了鎖,而張倩云則是六神無主,現在的她也只有聽陳俊庭的,畢竟她不得不承認已經慌了手腳。

士官長和手下堆好沙包之後,他打開其中一口箱子,拿出一支黑色的M249班用支援機槍,它是源自於比利時Fabrique Nationale的FN Minimi輕機槍,現在為美軍的制式班用支援武器,士官長打開槍身前端的腳架,讓它立在沙包上,接著又將彈鏈裝入槍匣,士官長拍了拍他的寶貝,看著下方的警車靠了上來,這是一次打靶的練習,五輛巡邏車來到了新亞大樓的正前方,員警紛紛下車,士官長在五樓從機槍上的覘孔看得真切,食指在板機用上了力,那一瞬間,員警們先是聽到玻璃窗的破碎聲,但是在緊鄰不到半秒鐘的時間,從那破碎的玻璃窗口中槍火大作,M249以每分鐘750發的發射速率毫不留情得往那些巡邏車招呼,車輛那薄弱的鈑金那裏擋得住5.56公釐彈頭的高動能穿透性,五輛巡邏車被居高臨下的士官長打得稀爛,金屬和玻璃及塑膠的碎片紛飛,警車上千瘡百孔,員警們都四散逃命去了;士官長結束了這輪的火力展示,看著一旁滿地的彈殼,心想,這下子那些警察可有得頭痛了。
瘋狗衝進了走道跨過了三具屍體,接著轉向安全門的方向,早已不見了陳俊庭兩人的身影,上尉和另一名手下跟來,看到了相同的場景,瘋狗伸手去推安全門,但是卻覺得已經被從門外給卡住推不開,瘋狗用力踹了幾腳才把門外滅火器的手把給踢開,看著樓梯間的瘋狗並不知道他們要追的人是往上還是往下逃去,上尉跟過來看了一下,接著拿起無線電道
「天堂,上尉呼叫」
「請說」
「告訴我16樓以上,在3分鐘內有無安全門啟閉的資料,另外立即封鎖所有安全門及電梯」
「收到,稍待」
少尉在儀表上的電腦敲敲打打,看了幾個頁面之後,他拿起無線電並且按了一個ENTER鍵
「約4分鐘左右,43樓的安全門被鎖上了,那層樓的電源一直都處於關閉狀態,應該是個空層,另外你要的封鎖也已經完成」
「嗯,收到」
「對了,順道一提,士官長已經和我們的朋友玩起來了」
上尉聽到這裏,不覺笑了一下,他仍指揮瘋狗和其他手下往樓上衝去,上尉最後帶上了36樓銀行的安全門,自己也跟了上去。

陳俊庭和張倩云在43樓內,在一片空盪的隔間區中穿梭,電梯是沒有任何反應,而在沒有電源供應之下,漆黑的樓層反倒像鬼屋一樣,張倩云在後頭跟著,禁不住心裏頭的恐懼,從後方拉住陳俊庭的手
「咦,怎麼啦」陳俊庭轉身問道
「我…有點怕啦」張倩云在陰暗的光線之下,讓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怕黑嗎,嘿嘿,我去爬山的時候,清晨去攻頂時,凌晨2~3點的夜比這還黑….」
張倩云想不到陳俊庭在這節骨眼上還能閒扯一堆,在當下,她也比較沒有那麼怕了;陳俊庭兩人穿越了樓層,到達了另外一端的安全門,張倩云使勁一推,那安全門是聞風不動,陳俊庭搖了搖頭,現在前無去路後有追兵,他拿出行動電話打回分局勤務中心,回報了當前他們遭遇的狀況,也知道了現在樓下也是一團糟的問題,目前勤務中心這邊的意思,是希望陳俊庭他們先找個地方藏起來,將內部情況作適時通報,並且盡量避免遭遇,在陳俊庭通話的過程中,張倩云聽到了來自另一端拍打安全門的聲音。

警方在大街上留下了五輛變成廢鐵的巡邏車,警員們四散逃離的同時,還不忘疏散四周的人車,警方的第二批支援人員也到達現場拉起了封鎖線,不過已經距離新亞百貨有三百公尺之遠,畢竟這些步槍、機槍的射程可是遠得很哩;轄區派出所所長蕭慎遠也趕赴現場,他穿著防彈衣聽著命大的巡邏同仁向他報告事發經過;現在能做的只有先等待了,因為歹徒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提出任何要求,這倒是挺奇怪的地方,在現場的前進指揮所裏,分局長眉頭深鎖得聽著偵查隊長的任務簡報
「隊長,你覺得這樣可行嗎」分局長憂心忡忡得問道
「我們從車道突入,再伺機收復大廳,然候再由大廳來逐層挺進」偵查隊長信心滿滿得說
「可是根據陳俊庭的回報,樓上還有一批歹徒,這方面要如何處理」
「所以說要逐層來清理,如果我們連大廳都無法收復,更別說其他的了」
「那麼人質的部分你要如何處理」
「其實我們可以正面佯裝談判,另一方面從車道滲入,到時候可以讓他們首尾不能兼顧…..」
分局長看到偵查隊長信心滿滿、企圖心旺盛,但是在特勤中隊的霹靂小組還沒到場前,讓他這樣去做,是否會有所不妥呢,但是又不能沒有作為
「好吧,那你去試試看,記得,不要硬來」分局長叮嚀著
「是,是,那是當然的」偵查隊長回道
「那麼談判官就由你來擔任吧」分局長要把責任加重在偵查隊長身上,這樣他就不致於為了搶功而躁進
「啊,這….我已經指派了一名資深的刑事小隊長了」偵查隊長支吾道
「我就是要你去,不然你的計畫就停止」分局長斬釘截鐵道

士官長在五樓的射口,看到底下有個從警方封鎖線外朝大樓前進的三人小組,由兩面防彈盾掩護著,士官長看著那防彈盾後方所掩護的一個傢伙,他戴著防彈頭盔,還穿著~天啊~他竟穿著兩件防彈衣,厚重的看起來像隻烏龜,難道這些警察笨到不曉得這些辦家家酒的玩意擋不住自己手上這支寶貝的摧殘嗎;偵查隊長硬著頭皮,在兩名同仁持盾掩護下向著新亞百貨走去,除了外頭看得到的兩件防彈衣之外,他還偷穿了一件內著式的防彈衣,雖然不確定能不能用來保住性命,但是至少聊勝於無,偵查隊長手上還有一個擴音器,大概是這樣裝備的關係,士官長並沒有對他開槍
「我是分局的偵查隊長,你們有什麼需求盡管提出來,但是千萬不要傷害人質」偵查隊長喊話的聲音還有一點小小的發抖
在此同時,偵查隊的兩個機動小隊悄然的接近了地下停車場的車道口,鐵捲門外躺著一具頭部中彈的保全員屍體,兩名偵查佐上前將屍體拉開,交由其他同事處理送醫,或許還有奇蹟吧;第一個小隊四名偵查佐在一面防彈盾牌的掩護下,大家都是防彈衣防彈頭盔裝備齊全,第二個小隊也是一般在旁邊待命,第一小隊的一名偵查佐拿著一支破門的工具,將有鶴嘴的一端插入了鐵門底端的縫隙,接著運用槓桿原理將鐵捲門撬開一個空隙然後再慢慢得擴大,其他三名偵查佐各持手槍及以色列製的迷你烏茲衝鋒槍(Mini Uzi),它有著9公釐的口徑,槍口初速為每秒375公尺,射速為每分鐘950發的火力,使用25發裝的彈匣;隨著鐵捲門的縫隙越來越大,第一名偵查佐開始嘗試要從縫隙中鑽進去,但是他並不知道M18寬劍地雷的絆鎖已經在鐵捲門的牽引下微微得拉動了,好在第一名偵查佐在還沒有拉發寬劍地雷的情況下順利進入了車道,他立即拔出手槍來警戒,第二名偵查佐帶著防彈盾牌也來鑽入縫隙,因為整體所需的空間較前一名偵查佐所使用的來得大,因此他又微微得加大了縫隙,第一名偵查佐在進入車道後,一直在對一旁那個厚實又有弧度的鐵製品感到狐疑,他再仔細得觀察時,最後一眼見到的是那玩意的上方有條細線正在被拉動,M18寬劍地雷被引發,其內所含有的1.5磅C4炸藥爆炸,將裏面的700顆10.5公克重的鐵球,沿著寬劍地雷本身的弧度造型,以2公尺的高度和50公尺的距離,在60度的扇形範圍內噴發出去,這是所謂的Misznay-Schardin Effect爆炸效應,在二次大戰時由匈牙利人Misznay, 和德國人Schardin所發現,當炸藥在一個金屬背板爆炸時會沿著背板形狀相反方向噴出;現場是一片哀鴻遍野,除了首當其衝的第一小隊全數殉職之外,第二小隊也遭到波及,每個人都在地上翻滾哀嚎,現場血跡斑斑,受傷的刑警們各自爬著回來,直到其餘的同事上前來將他們後送,沒有人敢再上前了,他們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詭雷的存在。

那轟然一聲的巨響,讓士官長和偵查隊長都聽得真切,偵查隊長隨即聽到無線電回報的壞消息,當下心都涼了大半,而士官長則竊喜少尉的佈雷達到效果,沒讓警察從車道滲透進來,接著他又端起了M249,士官長想要看看那個穿的像龜甲的警察可以跑得多快;五樓的破碎的窗口再度噴出槍火,子彈故意射擊在地面激起碎石和煙霧,約在距離偵查隊長20公尺距離的地面上,一道彈幕像條直線朝他拉來,逼近的速度不快,帶著警告的意味,但是偵查隊長馬上轉身就跑,速度直逼百米選手,留下兩名持盾的偵查佐也趕緊後退至封鎖線外,士官長停止射擊,開心的他邊笑邊點了一支香煙。

從16樓以上,各樓層的人員現在都沒有辦法離開,他們猛按電梯卻都沒有反應,安全門也都全部鎖死,於是人們紛紛打電話求援,消防隊的特種器材車到達現場,看到警方的陣仗,覺得還是加派救護車會比較實際點,而在這種危機的最前線,記者一定是少不了的,林懿芬知道這個消息時,還沒有到晚間的整點新聞時間,她想要以這次新亞大樓為主題來延續上次的絕嶺驚魂,尤其是當她知道陳俊庭也身在其中時,她大膽推測,新亞大樓上的外商銀行應該跟這跑不了關係,那把鑰匙應該是其中的保險箱鑰匙,林懿芬馬上將她的構想跟副理報告,當然馬上獲得了支持,林懿芬搭乘採訪車和SNG車立即出發前往新亞大樓,她心想,這又是一次可以讓她登上高峰的機會。

43樓外,瘋狗猛踹安全門,但是卻聞風不動,上尉在他身後笑了笑,伸手去拍他的肩
「好了,夠啦,不要白費力氣,你是踢不開的」上尉笑道,隨即又對著無線電喊道「少尉,給我開43樓的安全門」
莫約5秒之後,上尉推開了安全門,門裏是一片漆黑,上尉分配了一下,瘋狗和手下兩兩一對,分頭去搜索,上尉則自己一人走向了黑暗的隔間之中;在黑暗之中搜索,其實是非常危險的,雖然仗著手上有著強大的火力,但是上尉清楚,他現在面對的是曾經把他打下山崖的傢伙,這也是為何上尉要瘋狗兩兩結伴的原因,而許多的隔間絕對可以讓兩個警察躲藏,並且伺機反擊,所幸他們的槍枝都配有戰術電筒,當初中校在擬定這個計畫時,就有將夜間的可能性列入,現在這些槍上的電筒可是派上用場了,可以見到電筒發出的光束在這樓層間掃視,遇到可能疑似藏身的處所,則一律是先開槍再說,大伙搜尋了大半的樓層,卻都不見陳俊庭的影子,這點倒是令上尉覺得奇怪,終於他們不甘心得離去,上尉在臨走前要求一名手下留守,瘋狗和三名手下則跟著上尉往頂樓爬去,那裏是唯一可能藏身的地方了。

陳俊庭和張倩云躲在43樓中央空調的主通風道裏,陳俊庭從電影裏的靈感,在上尉即將進來之前,拆下了通風口外的遮罩,他叫張倩云先進去,自己隨後也跟著爬進來並且由內裝上了遮罩,通風管還算寬敞,足供一個成人在裏面爬行,他們兩人在通風管內靠著行動電話螢幕的光亮照明,盡量往裏面爬,直到聽到上尉等人進入,他們才停止動作摒息以待,接下來又有槍聲大作,電筒的光束也一度掃過,終於他們熬到那票人離去,這才鬆了一口氣,也或許是一直處在黑暗裏的關係,亦或是緊張過後的鬆弛,他們倆就在這通風管內昏昏睡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其實也沒有多久,只是黑暗的環境讓時間感覺變長了;陳俊庭驚醒過來,他搖了搖張倩云,或許是通風管內的灰塵讓她過敏,張倩云打了個噴涕,在這空盪的樓層中,這聲響立即吸引了留守下來的那名歹徒,他立刻端著槍往聲音的方向走去,陳俊庭在通風管內聽到歹徒逼近的腳步聲還挾著電筒的光束,他立刻對著張倩云道
「快,繼續往前爬」
張倩云立即往通風管的另一邊爬去,她倆在經過一道轉折後,就聽到槍聲大作,子彈打進了通風管,聲音震耳欲聾,歹徒上前將打爛的遮罩清除後,接著也爬了進來,張倩云繼續往前爬時,通風管呈現了一個T字型的通道,她直覺得往右邊爬去,也沒有注意到陳俊庭是否有跟上來,但是她突然覺得行動受到了遲滯,原來她的褲子被通風管禿起的接合處給卡住了,張倩云拼命得想要掙脫,但是卻徒勞無功,她只得再次往原路退回去,以讓被卡住的衣物能從接合處解開,張倩云在退出T字型轉折處時,突然覺得一道光束掃過,接著感覺到腳踝被一隻溼冷的手給捉住,並且還被往外拖著,張倩云本能得踢著,但是卻沒有辦法減緩被拖走的跡象,張倩云慌了,她不自主得尖叫起來,現在她正被追上的歹徒拖出通風口。
當張倩云的小腿被拉出T字型轉折時,她只能無助得用指甲抓著光滑的管壁,眼淚也開始不聽話了,歹徒看著他的成果,嘴角浮現一絲笑意,在這當口,從T字型轉折的左方伸出一隻拿著美製SMITH&WESSON警用配槍的手,槍口正指著歹徒的頭頂;在通風管中的一聲巨響,餘音還未停歇時,張倩云掙脫了那隻抓住她的手,她回頭一看,正好見到陳俊庭在拿著歹徒的AK-47突擊步槍,而歹徒則是頭部中彈一動也不動了,陳俊庭道
「往這邊走,這邊有通到電梯井」
張倩云忙擦去了臉上的淚水,在T字型轉折處調轉了方向,往左邊也就是陳俊庭的方向爬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傻瓜
  • 很佩服你們有堅強的毅力和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