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陳俊庭枯坐在病房的椅子上無聊得轉著搖控器,看著一台又一台的電視畫面,好在醫生已經拿掉了他的尿管,所以在行動上也方便許多,他沒趕上剛才林懿芬播報的整點新聞,心裏有點不快,轉著搖控器看到了一台在介紹台灣山岳的節目,主持人和製作小組爬到高山絕嶺介紹拍攝,陳俊庭決定就看這個,畫面中呈現的風景,那種壯闊和憾動,讓他心有戚戚,廣告時間,他看著窗外的藍天,突然覺得有種從未有過的清閒,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打開了
「學長,有沒有好一點呀」
陳俊庭尋聲望去,梳著包頭身著套裝戴著染色眼鏡的張倩云正走進來打著招呼
「請問…..」陳俊庭有些困惑,顯然已經不記得當初醒過來拉著誰的手
張倩云笑了笑,對著陳俊庭自我介紹
「哦,原來是長官…」陳俊庭邊說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學長,你坐呀,不用站起來…..」
他倆你來我往得閒聊了幾句,張倩云便開始切入主題了
「這次山上的案子是由我主辦的」她頓了頓又說「很遺憾,在山上那些殉職的同仁」
陳俊庭沉默了下來,微微低下了頭,畢竟這陣子他見過太多的自己人走上了這條光榮的不歸路,而自己也差點是其中的一員
張倩云見了陳俊庭的表情,知道他不好過,當下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不過,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逝者已矣,你就不要想太多了…..」這是當下她所能想到安慰的話
陳俊庭沉默了半晌,終於抬起頭來看著張倩云
「長官,我知道你來的目的,我希望我能夠對案情有所幫助」陳俊庭看了看張倩云手上提的筆記型電腦「我準備好了,你可以幫我作筆錄了」
張倩云笑了笑,接著便打開電腦開始製作陳俊庭的筆錄,而陳俊庭對於所有的問題皆是有問必答,張倩云在筆錄及答詢之間,彷彿看到了在那高山絕嶺所發生的一切,證人張志邦被狙擊,刑事局幹員及霹靂小組被伏擊,范彥璿冒險冰攀開出一條通路撤退,以及其餘同仁奮戰不懈等等,當然其中陳俊庭在山屋前力抗悍匪及在棧橋上負傷以致於最後力盡倒下,最是吸引張倩云的注意,聽著陳俊庭不斷得陳述,張倩云更能斷定傭兵是要奪取那隻鑰匙並且殺人滅口,那現在鑰匙呢?
「….是的,那麼,學長,現在那把鑰匙呢?」張倩云問道
「我當時明明是放在身上的,不過現在好像不見了,是不是掉在山上了…」陳俊庭攤開雙手聳了聳肩
聽到這兒,張倩云有些失落,她們在山上採證都沒有發現到鑰匙,陳俊庭送醫時,身上的衣物也都被除下並且仔細的檢查過,而現在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掉在山上了,這片山有多廣呀?這要從何找起呢?
「學長,你能不能再回想一下….」
「就是這樣」陳俊庭的回答非常簡潔
張倩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重重得吐了出來
「學長,你這樣的話…..」
張倩云話才說到一半,就在陳俊庭的動作示意下停住了
陳俊庭用食指放在唇邊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接著又用手橫劃過喉嚨後比著正在錄音的錄音機,張倩云馬上將錄音機切至暫停,接著透過眼鏡眨著她的大眼睛一付等待陳俊庭下一步的狐疑表情。
陳俊庭見張倩云的動作後,起身將椅子拉近了許多,然後靠著張倩云的耳邊說道
「對不起,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現在已經不相信任何人了,只要鑰匙一出現,就會有人送命….」陳俊庭頓了頓「我現在好不容易活了下來,不想太早又掛點了」
「我懂你的意思….」張倩云轉過身來正對著陳俊庭「我也正想對你說,不要相信任何人,當然你可以信賴我」
陳俊庭眉毛往上一揚,淡淡得說著「何以見得?」
張倩云彎腰從裝電腦的背袋中取出一疊資料遞給陳俊庭
「這是我整理出來的….」
張倩云將她自己所整理推敲的整件來龍去脈說明給陳俊庭聽,而陳俊庭則是不發一語得翻看著這些資料,而心中暗自讚嘆「不愧是刑事局,掌握了絕佳的資源,可以將全國發生的案件整合」除此之外,陳俊庭亦對張倩云的推理長才深感欽佩,一個女人的細心,可以發現這許多不相連案件之間的關連性
「所以學長你是這麼得不巧,身陷在這場漩渦之中」張倩云抿了一下嘴唇
「所以鑰匙一出現,我還有命在嗎?」陳俊庭放下手上的資料輕嘆了一口
「我的想法是….讓鑰匙被刑事局尋獲的消息曝光….」張倩云說著
「這樣傭兵的目標是鑰匙,就會轉向刑事局,我就會失去價值而脫離他們的目標範圍,是這樣嗎?」陳俊庭接著張倩云的話說道
「學長,你真聰明,就是這樣」
陳俊庭沉思了一下「行,但是我有條件」
「沒問題,你怎樣說都好」張倩云喜出望外
陳俊庭在眼前這個成熟女子的臉上看到了少女般燦爛的笑容,登時覺得張倩云也有可愛的一面,當下心念一轉,表情變得陰沉,接著眉毛一挑,靠向了張倩云,嘴角還泛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真的怎樣都行嗎?」
張倩云的笑容慢慢得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絲微微的驚恐
「….嗯…當….當然啦」必竟已經說出去的話是收不回來了
「那好,首先是把我從這個鬼地方給弄出去….」
張倩云稍稍鬆了一口氣「還有呢?」
「嘿~嘿…」陳俊庭靠得更近了一些,盯著張倩云的大眼睛看著
「你喜歡爬山嗎?」

晚間的整點新聞剛報完,林懿芬才剛將稿件整理好,一下了主播台就看到新聞部的副理站在導播的攝影機後方,他笑盈盈得站在那兒等著,一看到林懿芬走近便上前去打招呼
「懿芬,辛苦啦,吃過飯沒有」
「副理,謝謝,我吃過了」
「總經理和幾位董事及各部門的經理在餐敘,老總要我也要到,順便帶幾位優秀的同仁一起過去,於是我就想到妳」副理邊說邊推了一下臉上的眼鏡
「可是我手上還有一些文稿要核對..可能不太方便」林懿芬有些猶豫
「沒關係啦,你現在是主播了….」副理邊說邊去拉林懿芬的衣袖,好讓彼此的距離靠近一點,接著又用著熱絡的口吻說道
「這種事情交給下面的去做就好了,你現在已經是核心裏的人啦」
副理才剛說完就立即轉向一旁的助理「妳去幫林小姐搞定那些文稿,主任說話的話,就說是我交待的」
小助理忙點頭應聲不敢違逆,林懿芬好像看到了幾年前的自己,也是從這樣卑微的職務開始做起,現在總算是出頭了,理當是要享受一下該有的禮遇
「別愣著呀,還不快去拿包包,我們大門口見…」副理笑著催道
林懿芬返回辦公室拿了皮包披上外套,便匆匆往電視台大門走去,在離開大門前,保全人員還親切的跟她打招呼,稱呼她林主播;大門前停著一輛沒熄火的鐵灰色BMW 535d轎車,而副理正站在車旁向林懿芬招手。
副理殷勤得招呼林懿芬上車後,自己再回到駕駛座並且轉頭問道
「我的新車,喜歡嗎」
林懿芬微笑點了點頭,副理開了車上的BMW Professional 音響,貝多芬的交響樂立即由車上LOGIC7 高傳真音響系統及配置的10支音響揚聲器中傳出,副理顯然是想要賣弄一番,接著又道「坐穩摟」
排檔一入,油門一踩,BMW立即絕塵而去。

BMW 535d向著市郊駛去,雖然它擁有0到100km/h加速只要6.4秒的實力,但是在市區實在是發揮不出來,現在往山上爬坡,BMW 535d的可變式雙渦輪增壓引擎和286匹的德製馬力開始真正的發出它驚人的實力來;林懿芬看著周遭的景物,立刻有了熟悉感,這是往櫻泉的路,沒錯,過了不久車子果然在櫻泉的停車場停了下來
「你要不要補個妝?我們就要進去了」副理邊說邊替林懿芬翻下前座遮陽板的化妝鏡
林懿芬對著鏡中的自己點了些唇膏「好了,我們走吧」
櫻泉還是和從前一樣,只是這回在場的人都不同了,席間坐在身旁的人不是陳俊庭而是她的上司,應該是說在座的人都是,總經理對她那次出生入死報導第一手消息很是讚許,直說年終時要包個大紅包給她,剛開始林懿芬還有些不自在,但是很快得就融入其中了。
飯後,副理開車送林懿芬回家,途中經過市區時,剛巧行經陳俊庭服務的單位,林懿芬於是拿出行動電話撥了號碼,但是電話的那一端卻是傳來未開機的回應,林懿芬暫且不去想他,畢竟今天已經累了。
第二天一早,林懿芬出門上班時,驚見昨晚那輛BMW又停在門前,副理穿著一件寶藍色的襯衫加上一條紅色的領帶,站在車旁向她招手
「早啊,昨晚睡得好嗎?」副理邊說邊打開了車門
林懿芬只能笑著回答「還好,謝謝」面對著已經開啟的車門,也只有選擇硬著頭皮坐了進去。

在醫院裏住了快兩個月,陳俊庭恢復的狀況頗為樂觀,這天張倩云來看他時,陳俊庭忍不住問道
「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你還想要拿到鑰匙嗎?」
張倩云笑道「別急,今天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那所以呢」
「你什麼時候帶我拿到鑰匙,我就幫你辦出院」張倩云俏皮得把頭歪向一邊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走,上玉山」陳俊庭試探得說著
「我這樣子怎麼去爬山呀」張倩云一身套裝再加根鞋
「那什麼時候可以出發」
「嗯~最快明天一早,不過,你的身體行嗎」張倩云是真的有點擔心
陳俊庭在心中盤算了一下「好,妳凌晨2點來找我,另外帶著這些東西過來」陳俊庭把一張早就寫好的單子遞了過去
張倩云還沒看那張單子,一聽到凌晨2點便開始抱怨起來「阿~那麼早呀」等到一看完單子上列出的裝備後,不免嬌瞋起來「還要帶那麼多東西呦」
「那只是輕裝單日來回而已,而且我的衣物都沒有了,要就照辦,不就免談」陳俊庭不在乎得說
「好啦,我去準備就是了啦」

凌晨2點,張倩云果然準時出現在病房,並且依陳俊庭的要求攜帶了單子上的裝備,陳俊庭檢視了一下那些東西
「嗯~那妳先出去一下」
「不是要一起出發嗎?為何要我先出去」張倩云不解的問道
「我不用換衣服褲子呦,好呀,沒關係,我就在這換褲子啦」陳俊庭做勢要脫褲子
「好啦~好啦,我出去就是了」張倩云趕緊奪門而出
來到醫院停車場,陳俊庭和張倩云將裝備放置在車上後,陳俊庭逕自開了NISSAN TEANA右前座的車門然後坐了進去,留張倩云待在車外
「發什麼愣呀,還不上車」陳俊庭催道
「不是都是男生開車嗎」張倩云邊嘟嚷著邊上了駕駛座
「我是病人耶」
「不過人家路不熟呀」
「我給你報路,快點吧」
張倩云開著車上了高速公路,接著下名間交流道再接上省道台16線轉台21線,經過夫妻樹之後來到了塔塔加,張倩云下車舒活一下筋骨,而陳俊庭只在一旁說著風涼話
「女生開那麼大車,不簡單呦」
早上的山間,氣溫仍舊偏低,張倩云怕冷,於是又縮回了車上,陳俊庭看到她泛著血絲的眼睛和微微浮腫的眼袋,知道她的確是有用心在準備這次的行動
「好啦,把車往楠溪林道那邊開去」陳俊庭用手指了指方向
莫約5分鐘後,車子停在玉警隊的塔塔加小隊前
「我們就這樣偷偷進去嗎?」張倩云問道
「廢話,我們有申請嗎,妳這個問題很沒智商耶」陳俊庭不耐的答道,但是他仍然坐在座椅上觀察著小隊的動靜
突然間小隊的門打開了,一個衣著厚重的人走了出來,應該是玉警隊的同仁,他顯然是聽到車子的聲音出來察看的
陳俊庭打量了一番,突然喜道「我們不用偷偷摸摸的了」當下便下車過去向那人打招呼
張倩云見陳俊庭向那位應該是玉警隊的同仁說了幾句話之後,對方突然興奮得抱住了陳俊庭,接著搭著肩往車子這邊走來,陳俊庭對著車上的張倩云道
「下車呀,來呀」
張倩云狐疑得跟著進了小隊,原來這個玉警隊的同仁是上次和陳俊庭一塊上鳳尾岩的其中一位,所以當認出來時,對方格外興奮,尤其是曾經一起患難生死過;這位同仁開始燒開水準備泡茶,另一方面吆喝著把其他一些同仁給挖起來,讓他們知道在山上救他一命的人來了,他所講的事蹟都不是吹噓的。
陳俊庭邊喝著茶又吃了些茶點,慢慢開始表明來意,本來還有些不好意思,因為沒有提出申請,怕會造成人家的麻煩,沒想到對方一口答應;陳俊庭謝過之後又拉著張倩云上車準備出發。

柵欄在玉警隊同仁打開後,車子就繼續往前行進,過了大鐵杉,來到的登山口;車一停妥,兩人便下車整理裝備,因為此行是當天來回,而且連排雲山莊都不用到,所以是輕裝,這和陳俊庭以往重裝前來不同。
首先迎接他們的是1.6公里的之字型上坡,張倩云明顯得氣喘噓噓,但是又很努力的撐著,淨白的臉龐早已紅通通的了,陳俊庭暗自偷笑,這平日沒在運動的傢伙,但是自己的傷口還是會有些許的隱隱作痛,到了夢祿亭時,張倩云是癱坐在椅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不時還一直搥著自己的腿,陳俊庭過去看了看
「抽筋摟,很痛吧」
張倩云嘴上沒說什麼,卻是狠狠得瞪了一眼
「好啦~好啦,我幫你看看」陳俊庭邊說邊蹲了下去,雙手往張倩云的腿上按去,
說也奇怪,陳俊庭按上了這些穴道,剛開始有酸疼的感覺,但是漸漸得那些緊繃的肌肉慢慢得緩解開來
「我第一次來的時候跟你一樣」陳俊庭站起身來喝了點水,接著說明了抽筋和電解質之間的關係以及如何正確得在山裏行進的走路方式
他倆又繼續出發,張倩云經過了指點後,在身理上的一些不適已經漸漸克服,慢慢可以欣賞沿途的美景了,現在她終於了解,為什麼有人那麼喜歡爬山;過了前峰登山口後又休息了幾次,途中張倩云突然停下來拉住陳俊庭並示意要他等一下,陳俊庭不解得問道
「你累了嗎?是不是要休息?」
張倩云抿了抿嘴「這是你當時倒下被發現的地方」
陳俊庭轉身看了看四周,尤其路邊的山壁,現在雪已經融化了,那大片結冰的血跡也早已不見了,他不發一語轉頭就繼續前進;張倩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刺激到了陳俊庭,只好匆匆的趕上前去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我們快到了」陳俊庭強作不在乎得答道
莫約再前進100公尺左右,陳俊庭走向路旁的路標,並且開始在它後方輕輕用手掘著地面;張倩云心想「真有一套,他可能知道當時自己可能不行了,所以預先乘著還有意識的時候,先把鑰匙藏起來」
不一會,陳俊庭拿著一把沾著泥土的鑰匙在張倩云面前晃著,張倩云開心得笑了起來,陳俊庭也是淡淡一笑,此時張倩云口中邊說著終於找到了之類的話語邊從口袋裏拿出行動電話要撥打,而也就在同一時間,陳俊庭的臉色變了,他收起了笑容和鑰匙,上前一步逼近張倩云身前。
張倩云被陳俊庭的表情嚇壞了,他突然面露殺氣眼神陰沉,張倩云將舉起的手機慢慢放下,還來不及問怎麼一回事之前,陳俊庭先開口了
「妳拿電話做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張倩云還沒說完,陳俊庭又是一句
「妳只是要通風報信,叫他們來殺了我是嗎」
張倩云竟懼於這股氣勢,不自主得往後退了一步又一步,而陳俊庭竟亦是一步步的進逼,眼看身後就已經是山崖了,張倩云的口吻中已經略帶有懇求的意味了
「拜託你不要再過來了,你聽我解釋給你聽嗎~~啊~~~」
張倩云話還沒說完,一腳已經踩空,重心失去,當下便往後向山谷墜去;在此同時,陳俊庭一個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張倩云的胸口,使她沒有在當下就摔下山去,身子懸在半空只勝一腳還在山崖邊上。
張倩云感覺到胸口被牢牢抓住,趕忙用雙手攀住了拉住她的陳俊庭的手,然後慢慢得張開眼睛
「求求你拉我上去吧」張倩云幾近哭出來的聲音急道
「我要怎麼相信妳」陳俊庭的臉色慢慢回復
張倩云想了半晌,當下只有豁出去了,她平穩了自己的呼吸,慢慢的說道
「我向你說過,你可以信賴我,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你就放手吧,現場的痕跡只會知道是我自己失足摔下去的」
張倩云邊說邊鬆開了攀著陳俊庭的雙手,只要對方一放手,那麼地心引力將會熱情得擁抱她
陳俊庭見到張倩云的舉動,當下自己好像被電到一般,心中暗自問道「我在做什麼,我怎麼會這個樣子」接著立即把張倩云拉了回來
張倩云癱軟在地上,已經臨界的情緒終於崩潰,開始哭了起來,陳俊庭從後方拍了拍她的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是對於自己在性情上的轉變感到震驚
「人家只是要回報鑰匙已經找到了,你幹嘛這樣子….」張倩云啜泣著說著她的委屈
陳俊庭並沒有聽進去她在說什麼,只是還沉浸在剛才的省思中,心裏不禁自問「要是我剛才真的鬆手了,那又會怎麼樣呢」
過了一陣子,陳俊庭回過神來,他攙起地上的張倩云,感覺對方身子還是軟綿綿地,應該是真的嚇到了,陳俊庭心中瞬間有些歉意,看著張倩云哭花的臉,心中又覺得有些好笑
「對不起,我只是太過保護自己了,我請你喝咖啡賠不是好嗎」
「….……..」張倩云不語,但是微微得抬起了頭
「那再加一頓飯好嗎」
「….你說的呦,待會下山就要兌現」張倩云總算開口,她相信自己應該已經得到對方的信任了

林懿芬報完了晚間的整點新聞後,照例將剩下的工作交給助理去弄,自己則讓副理接送回家,她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模式,在近水樓台之下,副理開始與她越走越近;今天晚間有一則警政新聞,便是刑事局宣佈已經取得在玉山上所要搜尋的證物鑰匙了。

陳俊庭已經出院了,一回到刑事局,馮震馬上來看他,並且交待讓他請公傷假休養,他不是建制人員,讓他請假也不會影響勤務運作,馮震還偷偷講說,要他好好去玩一玩,反正快過年了,就等年後再回來上班吧,另外還塞了一包慰問金給他,就這樣,陳俊庭回局裏報到不過半天,就又放假了,不過這樣也好,陳俊庭想想,可以利用這些時間來好好處理一些事情。

今晚是電視台的尾牙,陳俊庭來到電視台要找林懿芬,不過手機一直沒人接,因為她剛好都在攝影棚內,陳俊庭只好在電視台大廳旁會客的椅子上枯等,從下午5點等到8點,林懿芬終於回電了,她剛下主播台;不一會林懿芬搭電梯來到大廳,手上還邊和陳俊庭通著電話,兩人在目視範圍時,同時放下了手機
「你沒事了吧」陳俊庭關心林懿芬的高山症病情
「早就好了,那你呢,他們說你挨了一刀」林懿芬也同樣關心問道
「不礙事了,你看我不是還好好的,不過你變漂亮了」
林懿芬見陳俊庭整個瘦了一圈,心中百般滋味也不知如何說起,在山上的種種好似又在眼前出現,不自覺鼻頭酸了起來
「我去上一下洗手間」林懿芬想藉此來迴避當下的情緒,她放下了手上的手機挾著掖下的包包就往洗手間去了,留下陳俊庭又坐回椅子裏等待
林懿芬在洗手間洗了把臉再補了個妝,在出洗手間時剛巧碰上了也從隔壁洗手間出來的副理
「妳不是下班了嗎,晚上尾牙一塊去吧,搭我的車」
「嗯~」
「那現在就一起走呀,車子已經在大門口了」副理笑著拉著她往大門口去
在經過大廳時,陳俊庭走上前來,林懿芬向副理說「我先向朋友打聲招呼」
「你有事要忙嗎」陳俊庭先一步問道
「我們今天尾牙,同事約好了一起去,你要不要一道呀」
此時副理也走了過來「懿芬,你的朋友嗎」
林懿芬正不知道要如何解釋時,陳俊庭看得出來她似乎有難處,於是搶先說道
「我是剛才遇到林主播,跟她要簽名」
「哦,那我們走吧~懿芬」副理催促著
林懿芬走時還比著手勢,要陳俊庭電話聯絡,陳俊庭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她上了副理的BMW高級轎車離去。

陳俊庭也要離開時發現林懿芬的手機忘在桌上,於是便隨手拿了起來,心想「待會拿去還給她吧」但是當看著拿在手上的手機,一時好奇心起,便又坐下來把玩,想要看看裏頭有些啥東西,雖然陳俊庭知道這樣不是很好;當他開啟相片的檔案後,果然看到幾張林懿芬搞笑的自拍照,陳俊庭也不覺莞爾,可是再看下去時,陳俊庭再也笑不出來了,林懿芬當時在他書房裏拍下的刑事局公文一一在內,陳俊庭瞬間有種被出賣的感覺,原來林懿芬上山拍專題是幌子,這一切的巧合都是設計好的,陳俊庭突然覺得眼前一黑,椅子就像有魔力般吸住了他,令他站不起來。

尾牙結束後,林懿芬跟同事又去KTV續攤,快到晚上12點才回家,當然又是副理送她回來,還有另外兩部車子隨行,車上都是她的同事,大伙下車來送林懿芬時,當中有人起哄「….懿芬,你今晚運氣真好,還拿到了副理加碼的獎金….」
又有人起哄「….親一下~親一下….」接著是眾人一道起哄
林懿芬被拱了出來,只好笑笑大方得對著副理的臉頰獻上一吻,可是哪知這副理是早有準備,在最後一刻轉過頭來,剛好讓林懿芬親上了自己的嘴

大伙在哄鬧聲中離去,副理陪林懿芬到了大門前,正想要藉機說些什麼肉麻話,卻被一旁閃出的黑影嚇了一跳,而來人正是陳俊庭
林懿芬也是嚇了一跳,但是想到剛才起哄時發生的事,趕忙想要解釋些什麼,但是陳俊庭卻搶先一步
「不用再多說什麼了,沒關係,我是拿手機來還妳的」陳俊庭幽幽得說道,並且伸手將行動電話遞了出去
林懿芬接了過來,也不知道該說啥,只能說一句謝謝來代替一切
陳俊庭轉身離去,並且帶上一句
「妳拍的相片和報導都很精彩,祝妳步步高升」
林懿芬在接過手機時看了一下,螢幕正好顯示著她偷拍的公文相片,此時她轉而惱羞成怒
「你偷看我的手機」
陳俊庭沒有回頭,只是淡淡說了一句
「妳偷拍我的公文,出賣我的信任,好用來建築妳個人的仕途」
這下林懿芬說不出話來了,但是面子又掛不住,當下不加思索得就衝口而出
「對,我就是利用你,怎麼樣,你當自己是誰,大情聖嗎,你又能給我什麼?」
陳俊庭唰得轉過身來,表情冷若冰霜「妳說得對,是我瞎了眼」這幾個字説得雙方都是字字錐心
陳俊庭又要轉身離去時,副理竟然擋在他身前,並且抬著下巴對著陳俊庭道
「你這個無禮的東西,還不趕快向林小姐道歉,當心我修理你」說罷還用手糾著陳俊庭的衣領
陳俊庭並沒有反抗,只是冷冷得回道
「請你放手,還有不要自不量力」
副理一時拉不下臉來,在美人面前,面子比什麼都重要,當下怒火中燒,一記重拳便往陳俊庭臉上打去
陳俊庭仍不閃避,登時鼻血長流,但是他仍是淡淡得說
「請你放手」而他的臉色開始變得陰沉
「不放又如何,你還想討打嗎」副理見陳俊庭沒有閃避和反抗,以為他只是個紙老虎,當下膽子壯了不少
陳俊庭不再說話,他閉了一下眼睛,當再次張開時快吸了一口氣,接著微一上步,一招七寸靠,用肩頭將副理給撞飛了出去;陳俊庭擦了一下鼻血,獨自一人隱身在深夜的暗巷中,徒留呆坐在地上傻住了的副理和已經搶進家門掩面而泣的林懿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