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真的
~士官長一下山就活了起來,舒馬赫又回來了,他讓我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山道殺手,我們大伙果真在路邊的一家小吃店吃了些東西~大家真的是餓了。

回台北的路上只有瑪麗蕭與我同車,狐狸和士官長及黑嘴兄同輛車先走了,在路上瑪麗蕭和我聊了許多的心事~才知道他今天回去還要承受許多的打擊,原來他被放捨”~還能有心情能來爬山~真是了不起,所以在進入北宜公路時未免氣氛過於凝重,所以我又來了一段頭文字D的橋段。

在攻頂的過程中~狐狸發生的那段插曲,在我們大家都平安歸來又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大伙聚在一塊討論~當問到士官長當時為何會連聲附和大聲支持回去三六九時,他有些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我和瑪麗蕭幫他解讀出來~那就是士官長本來就很想放棄,但是又說不出口,好不容易可以拿狐狸當檯階下,那能放過這機會,而且事後還可以賴給別人都是你啦~害我不能登頂!士官長聽了也只能一直傻笑,畢竟心中的秘密被揭穿了還能說啥,不過~我個人認為,他沒那麼能撐,士官長應該是在三六九吃完早餐之後就想從廚房回去睡覺才是真的吧﹗

當我開始整理此次的所有相片時,怎麼算都好像少了一卷底片,幾經思量~驚覺那卷失落的底片應該還留在三六九山莊我睡的上舖的置物層架上~那裡海拔3100公尺~而這卷底片中記錄了我們在武陵農場的第一天~所以~恨呀~各位看倌~看到這兒~你們應該終於知道啥是雪山遺恨了吧﹗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