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返回臥舖,開始細細思量這晚餐要怎麼弄,我輾轉反側無法入眠,好不容易我定時的鬧鈴響起,告訴我該面對現實了,我收拾炊具帶到廚房,廚房是一棟獨立的建築,它不像排雲山莊是廚房在本體建築中,可能是在蓋三六九的時候怕哪個傢伙會不小心在煮飯時順便把山莊給燒了,這廚房內的陳設真可用家徒四壁來形容,怎麼說呢~因為廚房裡面真的啥都沒有,連張桌子也沒有,殘破的窗戶不斷灌入冷風~我看到有別隊的嚮導正在煮飯而且是用臉盆(當兵用的那種)~好吧~接下來就看我的了~先把攻頂爐點燃~煮飯先,我好不容易把士官長挖起來,叫他去淘米,結果他還不曉得要加多少水,這也難怪~人家以前是士官長是別人煮好飯等他吃~何時輪到他來煮啊!說到這煮飯,一般我們都知道一碗米可煮三碗飯,而飯鍋裏都有加水的刻度,現在離開家~別了媽,所以煮飯就不能沒常識了,我們用手來量,把手攤平壓在米上,而水位要蓋過手掌,而高海拔就要再多加點水,最好加一點沙拉油免得黏鍋,然後先用大火煮開,然後用小火悶個15~20分鐘;我剛把飯煮上就看不到士官長的影子了,我只好把瑪莉蕭拉過來以備我的差遣;第一道菜是芹菜炒豆干,這個不難,好在我前一晚已經將芹菜及豆干都切好了,現在只需把油鍋熱好就可以下鍋了~這道菜的調味只需要鹽就可以了,我叫瑪莉蕭把紙盤準備好盛菜,再來第二道菜是蒜苗香腸,不用說~這蒜苗也是先切好的而且是由士官長背上來的,我還記得他昨晚在武陵酒醉時有嚷道他的背包都是大蒜味,煎香腸不難,但是用我這口超過十年歷史又有點不平的鋁鍋就不簡單了,所以當香腸起鍋後,顏色有些不平均,不過應該都有熟吧!第三道菜是炒高麗菜,我還是叫士官長去洗菜撥菜,他不甘願地去做我吩咐的事;我用剛才煎香腸剩的油開始炒菜,不過菜好像太多了,所以只用了半顆不到;最後一道菜是麻辣羊肉,先把油鍋熱好加鹽,接著把火鍋羊肉片倒入,為什麼要用火鍋肉片呢?因為火鍋肉片較薄也較易熟,我拿著湯匙充作鍋鏟,不過太短了~所以我只好一邊翻攪羊肉一邊閃躲熱油的噴濺,接著倒入蒜茸辣椒醬,蓋上鍋蓋等它熟,在所有的菜還沒好之前,士官長已經拿著碗在旁邊徘徊,說到士官長~他剛到三六九的時候和現在差不多,只因為快要吃飯的關係,所以他比較有點精神,士官長剛到山莊時一付殆欲斃然的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高海拔缺氧的關係,所以他腦子缺氧連帶著行動都開始遲緩,那付死樣子”~真是不知道要如何形容,如果有人問活死人是啥意思,士官長當時那德性就是最好的詮釋。開飯了~大家狼吞虎嚥,士官長果然是一馬當先~生龍活虎,反觀那些20多人的團,他們的伙食雖然也不錯,但是以我們5人小組來說,我們的伙食可以算是專業級的,只是羊肉有點過辣,可是我記得瑪麗蕭沒有加多少辣醬怎麼會那麼辣,拿起辣醬的瓶子一看~是寧記的~難怪,還好這道菜最受歡迎因為很下飯,不過~因為沒桌椅~所以大家只好站著或蹲著吃,士官長吃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問他為何停止動作,他說我蹲不下去~~喘不過氣來”~~他毛病真多;餐後~收拾完畢,返回睡舖開始整理攻頂包的裝備,這時我們的士官長又開始學活死人了,不過他這次是對著他死命護送上來的小瓶高梁酒發呆,因為吃飽飯後的現在還不到19時,所以要他準備就寢有點困難,不過我們周遭已經開始有此起彼落的打呼聲了。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半夜裏~~是夜裏~因為只有22時左右,士官長一直爬起來上廁所,不知道是不是腎虧,說到廁所~這兒是乾式的~也就是說沒法沖水,別看在三六九山莊外那木造尖形的別緻建築,使用起來可得要勇氣十足,我每次去用它的時候,都是生理上的脅迫使我戰勝那原味飄香及馬桶深處看不見的萬頭鑽動的恐懼~這個頭是啥~你應該猜得出來吧!我因為被吵得睡不著,所以乾脆起來,帶著相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機走出戶外,嗯~滿天星斗,想拍點什麼卻又受限光害,對~沒錯~這邊還有光害,就是三六九本身的燈光,我變換了許多角度稍微克服了這個問題,當我想再讓曝光時間延長為一小時好拍些更長的星軌時,卻在曝光半小時的時候發現鏡頭被夜露給包圍了,我氣得只好草草結束夜拍回到臥舖去生氣。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凌晨2點,我順道把瑪麗蕭挖起來,我們開始煮早餐,今天吃的是清粥小菜,把昨天的剩飯拿來煮粥,我們這5人小組吃的不亦樂乎,而士官長則後悔沒喝酒所以睡不著現在沒精神;餐畢~我們便做出發攻頂前的最後準備,我們在3點正準時由三六九出發,望著還在天上的星空,我想今天應該是個好天氣。
 按一下觀看整張圖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