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快要不行的時候,幸好范先生也不顧一切從對岸折回拉住了背包,並且將之拉上對岸

,看那背包裏的水慢慢流出~我真慶幸當初我們將罐頭食品和密封罐放在
范先生的背包裏是對的;經過這麼一下子,我稍微鬆了口氣,再看看我的鞋[是戰鬥靴喲~我每次進深山都會穿這種鞋~我相信它的好處應該不用我再多說了吧]嘿~還是乾的~太棒了~我總算是"穩了".
接下來輪到我學弟渡溪了,他也是先將鞋脫下然後便往對岸擲去,我和范先生順著他擲出的方向看去~咦~什麼都沒有~他自己也很疑惑,不過他仍然很"鐵齒"地擲出第二支鞋子~不錯~這次我們都有看到鞋子正確地落在對岸"應該"在的地方~或許說到這裡大家都會奇怪~那第一支鞋呢?可是我那寶貝學弟竟也不當作回事便逕自渡溪~
而災難才剛開始~我回想他之前擲出的角度和放手的時間~我二話不說便往學弟剛才站立的後方山壁爬,果然沒錯~鞋子竟卡在離地約2公尺的地方~我小心地想去拿它~但是它卻立刻滾到湍急的溪中;這下可非同小可,我知道這下可慘了~沒有了背包頂多是大家餓肚子並且要準備"野外求生",但是沒了鞋子可是寸步難行呀!不用說~我是立即跳到溪中搶救那支鞋子~~
現在的我是渾身濕透~而且還邊走邊滴水,我們三個人都"濕"了,好在沒有少了什麼;我們繼續往前走,沿途淨是黃土路而且路寬不大,我們沿著路徑上上下下,旁邊都是芒草,但是我們都沒發覺在芒草後面竟有另一條溪水靜靜地流著,一直到了一處淺灘~視野才為之開闊,那是一片滿是卵石的河灘,沿伸出去是一片靜潭然後繞過河灘向下流去~~你看過越戰的電影嗎~那感覺有點像是電影裏的景物.
我們並未在此停留~因為照理來講,這附近唯一一條較為寬大的溪流只有"哈盆溪"但是我們卻也無法確定這就是"哈盆溪"只知道天色將晚~而營地卻還沒有到達,想到這裡我們便又加快腳步~雖然身體已經有些部位開始酸痛;路~在河灘的上方,此時我拔出開山刀~因為路徑上已經有些過長的芒草會擋住去路了~
我想營地應該快到了~所以我們稍停下來並攤開地圖研究~~我可不想再發生"西坑林道"事件[計得我第一次去桶後時,曾經因為不識路徑~結果走錯路,跑到西坑林道的盡頭,還要折返回起點,浪費了四個多小時而且也走了十幾公里的冤枉路]

哈盆溪,波露溪,露門溪,最終都是匯流至南勢溪,所以當我們確定了哈盆溪的"身份"後,我們確定哈盆到了,但是"文獻"記載的營地卻還沒到,因為營地的正確位置是在"雙連碑".
由烏來經福山,過哈盆穿過雙連碑後,可以到達宜蘭,但是宜蘭不是我們的目的地,最後我們終於到達一處"營地"由此處立的牌子來看應該到雙連碑了[牌子上寫:哈自然保護保護區~非經申請不得擅入....]
營地是在路的盡頭,再往下走的話路都已遭矮衫所阻,就如同獸徑一般,我們在營地四處搜索觀察,終於找到在長滿雜草及藤蔓中已倒塌的工寮遺跡,我知道這又是要考驗我維持營帳乾燥的功力.
大家分工合作,因為現在是PM05:00,時間已經不早了,我拔出開山刀砍芒草,一方面清出腹地還可用芒草墊在帳篷下以隔離濕氣,范又升開始準備食物,我那笨學弟則去提水,除了芒草之外我還開始砍杉木,希望能搭個營火出來,杉木的短葉真是非常刺人,所以處理上需要小心,在搭營火的同時,我看著那不爭氣的天色,希望能有奇蹟出現,雖然現在已經有著濛濛細雨.
經過了一番努力,柴堆裏"香煙嬝嬝",看起來是成功在望了,不過老天爺總是曉得如何讓人失望,原本的濛濛細雨逐漸增大,大到剛好可以澆熄我們的營火.
雨勢漸大,天色也黑了,我們縮在帳篷內~~這個唯一是乾燥的地方,我們先前的努力發揮了功效,但是我們現在開始餓了,外頭下雨,使我們無法在室外烹飪,看著我們帶來的食物:高麗菜,梅花肉,棒棒腿~~~~難道這是我露營史中最黑暗的一頁嗎?真不禁要長嘆一聲~~~~~唉............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nes0323ccj 的頭像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