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比以往要晚起床,6點30分,我們從睡袋裡爬起,前一晚在臨睡前已經把能收拾的東西都先打包了,所以起床之後再把最後的物品收拾即可,吃過早餐,我們開始朝此行的最後階段邁進。
7點30分,我們揮別了九九山莊往馬達拉溪登山口前進,走在林間沒有多久,山區的低溫已經被運動後的體熱給取代了,這段4公里下到馬達拉溪登山口的路,在第一天來的時候,就已經給了我下馬威,現在是要回程,下坡自然是比上坡來的多,而且部分的物資已經消耗掉了,背包的重量自是比來時輕,如此乍看之下,回去的路是輕鬆很多的,不過往往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這些天來在體力上與身體上的耗損還未完全復原,是否會替這段回程平添變數。天亮了~下山了 還有21公里要走
果然,在不斷的下坡中,我的膝蓋和腳踝又開始出現狀況了,所以我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就是繼續昨天的唉唉怪叫,讓我在不斷的肉體痛楚中捱到了馬達拉溪登山口,尤其在那段連續之字陡下途中聽到馬達拉溪水的聲音及過吊橋時清風彿面的清爽,讓我有種以為抵達終點的錯覺。從橋上看馬達拉溪
這段下坡路段在去程時花了4個多小時,沒想到下來時居然沒有省到多少時間,我們6點30出發,卻也快10點左右才到,休息片刻之後,就是要上切回到大鹿林道,這段上切的路在來時我就覺得不甚好走,當時就在想,回去的時候肯定要難過地,果不其然,我上攀時邊拉繩邊喘大氣,感覺都是用手在走,而且看著見不到天的林木,感覺得這爛路好像一點都沒有要結束的意思。
還好這段上切路一抵達大鹿林道時,路旁就有石桌石椅可以休息;接下來的17公里路又是個考驗,為了避免會摸黑的情況發生,咱們可是用心在趕路呀,我們以每分鐘50公尺也就是每小時3公里的速度前進,一路上遇到很多也是要來大霸尖山的山友,為數還不少,看來這幾天山上只有我們兩個算是幸運,只是大霧彌漫看不到山景實為可惜;太陽在我們的歸途上持續關照著,汗水靜靜的流卻不會覺得很熱,偶爾山風吹來還會有些許涼意,看著路邊標示上的里程數不斷倒數,終點也將慢慢到來。
在此一提,我爬山幾年來,這次在回程的大路林道上,我可是吃了苦頭,我第一次腳底磨出了水泡,真的,還有就是屁股居然也磨破了皮,然後汗水從傷口間流下,那個感覺真是我寫到這裡都還覺得不舒服,在那當下,是靠著要回家的意志堅持走下去的。
就在我忽略一切痛楚悶著頭繼續走時,看到前方出現了柵欄,我知道終點到了,回到入山口時已經是16時了,補拍一下前天凌晨沒拍的 一身的疲憊卻還不能在這裡鬆懈,雖然腳起水泡~屁股也磨破了 因為還要回台北,122線道回新竹還遠的哩,不過我下到市區時一定要先去吃碗牛雜麵,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真的是我當下的念頭,不過現在想想,後來我去吃的那家牛雜麵真的好好吃,如果可以,下次經過芎林,光去吃碗麵也不錯啦,如果問我還要不要去大霸,我會說~嗯去拍照就好,畢竟未能親眼一堵這世紀奇峰的全貌倒還令我深以為憾地哩。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