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離開這邊其實也是大工程,首先要先上攀300公尺,別了嘉明湖 接著再左切,上攀的時候,我的重裝又開始折磨我了,不過接下來在上向陽北峰之前都是還算不難走的路,莫約8時許,我在向陽北峰前遇到一名獨行的山友,不過他是女的~真厲害,他要走南二段,今天要在拉庫音溪山屋過夜,嗯,祝福他。要回到山的那一頭
看到向陽北峰那陡峭向上的山路後,我真的開始惋歎,那洋修士說的一點都沒錯,但是又能怎樣呢?就低著頭走吧;回程中令人氣結的向陽北峰 「十步一殺」絕技險些破功,除了喘還是喘,好不容易看到那紅頂的避難小屋,可是走到那裡又是一番功夫,上午10點,我走到了。
脫下登山鞋徹底休息了一陣子,莫約10點半我又上路了,現在我訂的標的便是向陽山西側登山口,路上我遇到了不少人,期間斷斷續續的打招呼,看來今天有不少支隊伍上來;山路上上下下,不過已經是下少上多了,好不容易我回到了向陽山西側登山口,剛好遇到一支從向陽山下來的隊伍,在裏面我看到有人出現了典型的高山症狀,我好意勸他下山,不過看來好像很難,所以我只好拿了些丹木斯給他,希望他能平安無事。
來到稜線路的最後段時,就再也沒有上坡路了,但是下坡路段還是對我的肌肉和關節有一定的負擔,不過休息的時間越來越短,看著這一路的下坡路,我真是佩服自己呀;下午2點,我回到了向陽山屋,在這邊我也是脫了鞋徹底休息,順便把我留在這兒的東西重新打包,期間又遇到了幾位山友,大伙又聊了一陣子,我在下午3點離開向陽山屋。
人真的很奇怪,遇到上坡時哀哀叫,現在一路下坡了,我又開始難過了,因為我的腳指和身上其他的一些部位開始跟我抗議了,不過看著路旁的路標,那上頭距離登山口的數字越來越小,我知道離下山不遠了;回到松濤步道再轉向松步道和向陽步道,我來到向陽派出所,繳回了入山證,我的圓夢嘉明湖之旅總算是告一段落。回到向陽步道~全身都快痛死了
雖然告一段落,但是我並沒有馬上回家,山上瀰漫著大霧,我小心而大膽得踩著油門,當穿過霧區後,我又開始上演去爬雪山時山路賽道那一段了(請參見拙作雪山遺恨),我一路上彎道超車連殺7輛,風馳電掣得來到救國團梅山青年活動中心,我在這兒過一晚,之前在登山時,心情是欣喜與緊張混在一起的,現在多待這一晚上,心情是放鬆的,我的房間有個很棒的景觀,晚餐在附近的小吃店解決,還喝了瓶啤酒,晚上還洗了個舒適的熱水澡,睡上了柔軟的床,回想起在山上的時光,就像作了場夢一般,卻又是那麼的真實,因為我全身都在痛,走路也還都一跛一跛的,不過當我現在寫到這兒時,我還不自覺得笑了。
再來一張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別了嘉明湖避難小屋往三叉山去,大約還有4公里路程,當然一開始又是上坡,通過向陽山東側登山口後又是一陣上上下下,接著來到標高3440公尺的向陽北峰,我在出發之前一直以為這段路是可以由山腰繞過去的,至少一直到我來到現場之前都還是這樣認為的,現在我站在向陽北峰上,望向三叉山的那條「天堂路」,往三岔山的"天堂路" 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是一段先下後上的陡坡,我實在很難想像回程時那是身心上多大的煎熬呀,此時我想起那洋修士在向陽山頂上對我說過「很多人在向陽北峰回程時惋歎」,但那是明天的事了。
話說下了向陽北峰的陡坡後,面對草原植被外形像饅頭的三叉山,那路還是一樣難走,剛好夾道的樹 或許是我氣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吧,我是越走越喘,此時北邊的天空開始產生變化,本來是萬里無雲,現在雲層突然增厚並且往我的方向過來,風吹得更勤了,那也代表溫度更低了;路標~6 我頂著強風重裝前行,走沒幾步就停下來喘個一陣,似乎這也成了一個固定的週期,反正能夠調適的過來就好啦,走在這種像饅頭的山上,你是沒有辦法感覺到山頂到了沒有,總之就是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平緩處後再看到不遠處的地上有個人造的突起物,是的,沒錯,我的第8岳標高3496公尺的三叉山登頂成功。我的第8岳~三叉山登頂~3496m
不過現在的溫度在風吹的助長下變得更低了,天空也變色啦,山上的天氣就是這樣說變就變,我匆匆拍完登頂照後,便趕緊往東側找下切的路去嘉明湖,說實在的,在這當口我都還沒看到什麼湖勒,原本一路上的水塘早就都已經枯竭。
下切之後沒多久就看到了停機坪的H字樣,往嘉明湖的停機坪~注意那個H 過了停機坪後就是三叉營地,也是往南二段、南三段的起點,從這兒開始去新康山還有14公里多的路;路標~7 拖著即將要抽筋的雙腿繼續下切前行,我終於在前方的山凹中,見到了那傳說中天使的眼淚-遺忘在南橫的藍寶石,我不自覺得笑了出來。我看到了嘉明湖
不過我並沒有因此而停下腳步來,因為天色已經變了,我不知道下一分鐘天氣會變得如何,我只知道現在風勢不小,我不得不用帽帶來固定我的帽子;下切300公尺之後,我來到了嘉明湖畔,雖然湖中並未呈現藍天的倒影,但是我這麼千辛萬苦得來到這邊,心中已是滿足不已,目前時間是下午3點半,比我當初預定的時間要早,不過我還是開始尋覓合適的營地。
這邊的地勢就算是平整的,也是有個坡度向湖心傾斜,我鋪上內帳,將營柱搭起,覆上外帳後趕緊把所有的東西丟了進去,也不知道是上述的這些動作太過耗氧還是什麼的,我竟開始喘了起來,伴隨著-輕咳,我剎那間在腦海裏產生了高山症的夢魘,那種過程我可不希望再來一次(相關高山症狀請參閱拙作-天駝驚魂),於是我把相關爐具都先搬了出來,我拿著水壺去盛嘉明湖的水,本以為那澄澈的湖水應該是潔淨甘甜的,可是沒想到當我一舀起來一看-我的天呀,水是澄淨的沒錯,但是裏頭的生物不少,有一些紅色的很小的蟲子悠游其中,我也撈牠不起來,重新換了幾次的水,結果都是一樣甩不開那些紅色的小東西,我只好用最傳統的方式來做處理,就是煮沸,就這樣,我先準備好明天的飲水,接著再趕緊服下丹木斯(Diamox是一種利尿劑,成份是Acetazolamide,也用來治療癲癇和青光眼,被廣泛用在急性高山症和高海拔肺水腫已十多年了,它可以在一天之內透過造成「高氧性代謝酸血反應」來刺激呼吸,約需1-2小時才能出現療效,每次藥效維持4-12小時,所以必須考慮時效上的要求,以預防為目的來使用是較好的選擇)和一包服冒熱飲,看看時間還算早,嘉明湖畔夕陽映照 我也沒有什麼娛樂,於是就鑽進帳篷裏感受一下這天地之間的寧靜吧;此時原本的烏雲竟已經不知道跑去哪兒了,我從帳口仰望一絲浮雲的藍天,心中感覺無限的暢快,嘉明湖畔~帳外的藍天 不過在這邊有意思的是,附近不斷有鳥鳴聲,記得去宜蘭太平山的翠峰湖時,那裡標高1840公尺,附近卻是靜的不得了,想不到標高3310公尺的嘉明湖,周遭卻有不時的鳥鳴。
吃過晚餐,天色已經開始昏暗,當下不過才6點半,我打著主意想要在半夜起來拍個星空還有水鹿,於是我便鑽進帳篷的睡袋裏,結果也不知怎麼回事,我竟這樣給他睡著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覺得腳下有點冷,此時帳外傳來奇怪的動物鳴叫聲,勢單力薄的我,當下是被龐大的疲倦給戰勝了,所以我竟然翻個身繼續睡下去,管他外面是有水鹿還是恐龍,直到我的鬧鐘叫了起來,我還是把它切了繼續睡,早上5點半,陽光穿透帳篷,看來我是不得不起來了。
帳外的溫度應該很低,帳篷外都結了一層霜,嘉明湖畔~昨夜真冷~帳篷都結霜了~~雖然水鹿在外頭叫了整晚~但我就是爬不起來~ 突然慶幸我昨晚沒跑出來晃,但是那倒映藍天的湖光山色卻是讓我精神為之一振,嘉明湖畔~早上5點 天上還有月亮 嘉明湖畔的湖光山色 分不清上下了 不過也只是短暫的;我雖然又回到那起床後慵懶中,但是手頭上還是沒停下來,開始打包、收拾營地,等到一切都已弄妥、吃完早餐,準備踏上歸途時,已是7點多了。
旅者要踏上歸途了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鬧鍾在凌晨3點40分把我挖了起來,雖然我有點不太願意,但是想到今天還有8公里多的重裝行程,在天人交戰之後,我終於在4點起床,好在我昨晚已經先打包的差不多了,所以沒花多久時間舅就把剩下的東西給裝好,不過考量昨天上來時的狼狽樣,以及昨夜有山友的建議,所以我又重新打包一次,將一些不是必要的東西先拿出來留在山屋裏,等下山時再帶;再次打包完的我,便開始吃著早餐。清晨5點向陽山屋的展望
5點左右,向陽登山社的那些老大哥們已經出發了,我馱著重裝在他們後方慢慢走著,過了山屋沒多久就遇到一株倒木,它還真不小,而且在那個可以攀越的位置上,不偏不倚又有沱形似糞便的物體處在那兒,而且從它外觀良好未遭任何破壞的情況來看,也沒有人敢去招惹它,而倒木下方的空間,又容不下我這重裝的身軀,所以我只好從倒木的下端繞過去,這下又讓我喘了好久。
在還沒上到稜線之前,所有的路都是上坡的,這也代表的是不好走,而回望對山,展望也不是很好,只有繼續忍耐;向陽登山隊的老大哥們對我這個小老弟還真是不錯,我從後方慢慢追上他們時,大家都在給我打氣和鼓勵,甚至有人說要幫我背裝備到向陽山登山口,但是我哪裡好意思呀!
5點出發,8點左右上到稜線,看到向陽隊的老大哥們都在,我暗自欣喜,至少沒有落後太多,在稜線上頭往東望去,可以見到向陽山、向陽北峰、三叉山還有遠方的新康山,那個尖尖的是向陽山~後面圓頂的是三岔山 往前行進不遠,立刻就可以看到這邊最有名的景點-迎客松,雖然它不是松樹,是一株像盆栽般的玉山圓柏,有名的玉山圓柏~2 這下一堆人便圍了上去,擺出各種姿勢和它合影。有名的玉山圓柏~3
過了這株造型特別的植物後,不一會便到達向陽大崩壁,也就是在南橫公路大關山隧道口,台東端這一邊所看到那一大片光禿山壁的上方;站在這邊往西方望去,展望極佳,從目視所及的最高處看過來,分別是關山,然後有個像鷹勾嘴的就是鷹仔嘴山,接過來是塔關山、關山嶺山、溪頭山和魔保來山,最高的是關山~再來是鷹仔嘴山~塔關山~關山嶺山~ 左為溪頭山~右為魔保來山 在那片群山中有條蜿蜒的曲線,便是南橫公路,而救國團的埡口山莊,就在崩壁的下方,可以讓人一覽無遺。下方是埡口山莊 我在向陽大崩壁上
過了大崩壁後又是另一段上坡的惡夢,記得之前爬雪山的時候,那段有名的哭坡,現在跟這些爬不完的上坡路段比起來,真的不算什麼;過了兩段上陡上路段後,往北面望去,著名的中央山脈南二段遙遙相對,望過雲峰後,就可以看到最遠處呈現山字形的山脈,中央最高處便是玉山。最遠處那個山字型最高的~便是玉山
彎過一處隘口後,向陽山西側登山口已在眼前,路標~4 我卸下重裝後便跟著那群老大哥的腳步往上爬,莫約1個小時的光景,上午10時許,我的第7岳-標高3602公尺的向陽山終於登頂成功,我的第7岳~向陽山登頂~3602m 我和向陽登山隊的老大哥們一起慶祝這個時刻,大家輪流拍著登頂成功的相片,最後我幫他們拍攝團體照,他們也只爬到這兒為止;因為我今天的行程還有一半沒結束,所以向他們辭行後便下向陽山去了,在此特別感謝台東向陽登山隊的老大哥們一路上給予的打氣和鼓勵。
下山的速度一定是比較快的,回到了登山口,再度背上我的重裝,下一站是嘉明湖避難小屋;走在稜線上的山徑,最遠處為新康山~近一點山上有塊禿的是三岔山~然後是條蜿蜒的路~ 眼前的景色又是不同,針葉林相與草原地形比鄰羅列,但是我腦子裏卻開始胡思亂想那些有關於在這條嘉明湖線登山者失蹤的故事,很怕在我四處觀賞美景的同時,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我只好把精神集中在身上的肌肉痠痛裏,終於我在11時許到達了這棟紅頂的建築,嘉明湖避難小屋 當然這棟避難小屋也是有不少的故事,所以我也就沒進屋裏去休息,雖然還是有參觀一下,但是感覺就是不怎麼樣;我坐在屋外,遠眺著三叉山,在完全不會熱的烈日下吃著午餐,我脫了鞋子好好的休息一下,山上本來氣溫就低,加上風又一直吹,我只好穿上了外套,不知不覺有種想要睡著的感覺,我在這整整休息了1個小時才出發,繼續我今天未完的旅程。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這次去辦入山證的時候,發現之前那個我很怕的老太婆竟然已經退休一年多了,這真是讓我吃驚,不是她退休的關係,而是我已經好久沒有上山啦,不過,入山證的規費已經從今年的4月1日取消了,這倒是有意思,因為打從我高中開始,這一個人頭10元的規費就一直在收。
採買完畢,整裝待發;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距離預定要出發的時間凌晨3點還有一點時間,趕快先去睡覺,果然,鬧鐘響了我還是在賴床,好在裝備我早就已經上車了,最後弄到3點半才出發;車子一開上高速公路便一路狂飆,我一邊撥弄著音響一邊和瞌睡蟲奮戰,在清晨5點左右抵達台中的清水服務區還在一片朦朧裏 ,下車後到處晃晃,拿著相機隨意按了幾下快門,燈光看來很溫馨 接著便又上車繼續南下,不過上了車道後沒多久,又開始昏昏欲睡,這下只得下到古坑休息區去睡了1個小時,當再次上路時,精神已經好多了;由官田系統下交流道,轉上台84線快速道路,再往台20線前進;在途中看到了純樸鄉間的小學,那空洞的圍牆,讓操場和校園間天真孩童的活力滿溢出來,那個畫面真是溫馨。
車行進入南橫,在甲仙看到了大自然恐怖的力量,那就是甲仙大橋的現況,在去年辛樂克颱風的侵襲下,甲仙大橋硬生生被大水沖斷,現在我們走的是便橋,沿途可見工程單位在弄著不知名的進度;然後又經過寶來等等一些我不熟悉的地方,雖然我經過很多次了;通過了梅蘭明隧道、禮關隧道、我也不知道等等,終於來到了梅山,我在梅山遊客中心上了一下廁所,玉管處梅山遊客中心 那天他們休館;別了梅山,我沿著山道上行,還是一樣經過了許多奇怪的地名(像是中之關等等)、南橫三山的登山口,然後是大關山隧道,從這一端過去之後,大關山隧道~高雄端 便是屬於台東縣海端鄉轄境了(隧道前是高雄縣桃源鄉),這邊我也來過不少次,海拔2722公尺的埡口(這個字應該唸ㄨˋ才對)是此處的著名景點,不過我這次不是來當觀光客的,匆匆替自己拍了一張照後,再留影一張 便又繼續往目的地-向陽前進。
大關山隧道正對著向陽大崩壁,一整片光禿禿寸草不生的山壁,那上頭卻是往向陽山的必經之徑;向陽大崩壁~我將要爬到它的上方去 不一會,車子便開到了向陽,這邊海拔也有2312公尺,停妥車輛,到向陽派出所驗過入山證後,我又返回車旁,穿上登山鞋,背包上肩,在烈日當空之下,我踏上本次的旅途。
走在向陽步道上,裝備還沒開始給我太大的負擔,當一轉上有坡度的向松步道時,我那幾乎什麼都有的大背包開始折磨我啦,松濤步道上我拍下我的背包 上次雨中行進時,那熟悉的肌肉酸痛感和上氣不接下氣的呼吸,又開始全程伴隨我,只是這次沒下大雨,是出大太陽;汗一直流,路卻像是走不完似地,轉上松濤步道,許多的二葉松佇立在旁,地上則有許多掉落的松針和松果,而我卻一直期畔步道盡頭的棧道快點出現。松濤步道其實很美~但當時我只覺得累
棧道旁的路標顯示離嘉明湖還有10.9公里,真正開始登山啦~不過那並不是我今天的目標,我今天是要抵達我上次來過的向陽山屋過夜;路是更不好走了,除了地面是比較鬆軟之外,上坡路段佔了90%,在這地方,要是想要停下來休息一下,坐著喘口氣的話,那可是千萬要注意加小心,因為此處有許多的咬人貓(學名:Urtica thunbergiana屬蕁麻科蕁麻屬植物,為多年生草本植物,莖葉均具有尖銳刺毛,人若觸及疼痛難忍,咬人貓全株披鐘乳體桿狀焮毛,若碰觸到,針刺將注入蟻酸,疼痛難耐,且需要經過一至兩日的時間這種疼痛才會消除,但可用阿摩尼亞或尿液塗抹以酸鹼中和的原理來減輕疼痛),就偏偏長在那種你想要用手撐著的那種地方。
重裝又開始繼續折磨著我,當然我也知道目前的路況還只是剛開始,所以我力行十步一殺的密訣(每走10至20步休息一下,可以讓肌肉有代謝肌酸的時間)徐步緩上;雖然到向陽山屋的距離不到2公里,但是為什麼覺得老是走不到,終於在經過兩處溪澗之後,我到達了向陽山屋,想到上次在黑夜的風雨中抵達,這次的感受是不一樣,心情上比較輕鬆多了;我是下午1點多從向陽工作站出發,莫約4點半之前到達,比起上一回走了快4個小時才到,已經是提前60分鐘了。
在山屋裏只有零星的山友,他們見我把重裝卸下後便喘個不停,所以也不敢來和我打招呼,等我回復「生氣」之後,大家才又聊了開來;在下午6點之前,還有一支12人的登山隊伍上來到向陽山屋,那是台東向陽登山隊,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第一個到山屋的,是位74歲瑞士籍的修士,他來台灣已經46年了,身體相當硬朗,這支隊伍裏60歲以上的竟佔成員的大宗,真是讓人欽佩;當天晚上,山屋裏的人氣活絡了起來,不過就像一般山屋裏的情形一樣,山友們都很自制,沒有喧嚷的聲音。
我自己煮了泡麵當晚餐,不過我的鍋具和爐具倒是吸引不少山友旁觀,看來我的裝備是挺新穎的;就寢前依例是要看一下星空,向陽山屋的展望不怎麼好,但是高山上的星空依舊壯闊,我看看時間是晚上8點左右,該是去睡覺的時候了,等會還要早起呢。
向陽山屋的星空~2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次我終於來到這地方,人稱「遺落在南橫的寶石」、「天使的眼淚」,沒錯,就是嘉明湖,為什麼要說我終於來到了呢?因為打從95年起,我就開始不斷得想往這裏去,話說95年的6月間,我打點好了一切,就在要出發前的幾天,老闆不准我的假,然後在7月的黃道吉日,中央氣象局發佈海上路上颱風警報,不但沒能成行,連台東縣警察局關山分局向陽派出所都打電話來關心,叫我別上山去,我當然也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嗯,好,接下來便是96年的2月間,這次一切都搞定啦,清晨5點從台北出發,殺到南橫的向陽已經是下午1點了,那時是冬天,往埡口的途中 除了部分道路結冰之外在太陽下居然都還有攝氏1度到0度的氣溫,重感冒~受不了 當時我的入山證申請入山的時間是從隔天才開始,向陽派出所的警察不讓我們提前進山,好吧,那我就等到深夜的0時總可以了吧,這樣就算是明天啦,隨著夜幕低垂,氣溫也開始下降,我不得不添上了衣物,在進車裏之前,我拿了一只裝了半滿水的鋼碗放在車頂,只為了想驗證一下當時的低溫,在車裏邊睡邊等著時間到來,腳底卻從來沒有暖過,而喉嚨也開始越來越痛了,這下可奇怪了,頭也開始有些微燙,大概是前夜沒睡又開夜車殺下來,現在身體出狀況啦,這真要拖著病軀上山,我看就算沒得高山症也要重感冒摟,眼看症狀加劇,我只好在深夜11點時痛下決定~撤,當然車頂上那隻碗收回來時,裏邊的水已經倒不出來了,看一下車上的恆溫空調系統,室外溫度已經到了零下,也因為如此,我不敢往台南端下山,因為那白天就結冰的道路,在夜晚應該只會更糟吧,然後我在深夜的南橫公路上,限速25公里,我開到80,就這樣一路「夜奔」到了台東,接著有殺過南迴公路到屏東,再接上高速公路回台北,真覺得自己好像白癡,在這麼短的時間環島哩。
再來是97年的5月,這次也是萬事齊備,不過,老天爺不給面子,我看了一個月的衛星雲圖,禱告不要下雨,就算是我出發的那幾天也行,可偏偏我賭不到,記得我車行一下台南官田系統,迎面就是傾盆大雨,一直下到南橫的向陽,當我去派出所驗妥入山證時,警察還說山上頭的風雨應該更大,不管了,這次我是鐵了心要上去,我穿著全身的GORE-TEX衣褲及登山鞋,在沒停過的雨中重裝前進,上坡的泥濘真的很不好走,還記得我是下午3點出發,當我在林間時,時間準時一到6點,整個天色就像是關了燈一般,「瞬間」給他黑掉,真的是把手伸出來看不到手指,勉強取出頭燈,繼續在雨中奮鬥,尋找當晚的落腳處「向陽山屋」,當停下來休息時,我關上頭燈節省電源,黑暗又在瞬間吞噬了我;在雨夜中重裝趕路,跌跌撞撞,心中的恐懼早已壓過身體的痠痛,心中正犯著嘀咕時,我看到了微弱的燈光,那是向陽山屋外的LED燈光,我就像汪洋中的一條破船,看到了燈塔,忙往山屋奔去,當我開啟了山屋的門時,我沉重的喘息壓過了四下的雨聲,裏面的山友個個都吃驚得望著我,雖然裏面只有5個人;我換了乾淨的衣服,把自己搞定弄得舒服後,草草吃了東西(黑糖煮水配肉乾),便裹著睡袋睡了,心想~明天的天候應該也好不到哪去吧,果然,雨一晚上沒停過,向陽山屋~6 我就狠狠得給他睡到早上7點,實在是睡不下去了,只好開始打包準備回家,在下山的途中,我看見了雨過天青的山嵐~山景~9
以上的故事,便是各位看倌在我相簿中向陽遺恨與向陽遺恨之雨夜驚魂裏所發生的不愉快,現在我們把時間拉到98年的3月,我跟老闆吵著要去爬山,本來一切都可以沒問題的,天候也棒得可以,突然間,我的小組成員跟我說:「你不要走,接下來的CASE需要你」,好吧,我能怎麼辦,誰叫我是小組長,我留了下來,接著是4月,本來也是安排好了行程,結果一直下雨,等到雨停了,我們又被抽去業務檢查,看來嘉明湖對我是有魔咒吧,不然怎麼會這麼多次都不能成行,現下來到了5月,天氣不是很穩定,南太平洋上又有幾個熱帶氣旋在蠢動,禱告千萬不要轉為颱風,可是莫非定律告訴我們,它就是會變成颱風,而且還一次2個,雖然其中一個離台灣太遠,但是另一個可不一定了,我天天盯著中央氣象局的網站,希望能傳來點好消息,在出發前的5天,那個最後的威脅也解除在太平洋上了,現在我大膽得遞上假單,我要去打破魔咒啦。

jones0323cc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